當前位置: 簡譜吧 >作文 >我家的小電腦作文700字

我家的小電腦

時間:2015-04-18 12:22 | 閱讀:18569

第1篇:電腦搬家記

大家好!我是陸森源爸爸買的電腦!我這個電腦怎么會搬家呢?大家一定會有疑惑吧!那么就來看看我的說明吧!

搬家地點一:小主人的小舅家

小主人的小舅是一個電腦高手,同時也酷愛玩電腦游戲。這不,小主人正津津有味的玩“魔獸爭霸”,突然,他的媽媽告訴他,等會他的小舅要把電腦般到他家去,再設置個上網功能。我一聽這話,心里美滋滋的,“要是我可以上網,我的作用可就更打啦!”可小主人的心一下子落到谷底了。這也難怪,小主人本來就喜歡玩電腦,要是我走了,他就沒的玩了。不過這對他也有好處,要是他整天迷著電腦游戲,那他的學習一定會下降的!就這樣,小主人只有在雙休日去小舅家玩電腦了。

搬家地點二:小主人自己家

其實小主人是住在他姥姥家的,他自己家呢?那就是小主人那不經常回家的爸爸住的地方。由于小主人的小舅買了新的電腦,他的爸爸又怕我影響小主人的學習,便把我般到了小主人的自己家。而那,小主人也不經常去,所以是最合適的地方。但我就寂寞了,整天坐在這陰暗的地方,沒有陽光,對我來說簡直是地獄啊!小主人,你一定要好好學習,把我從這個地方“拯救”出去啊!

搬家地點三:小主人的姥姥家

終于,小主人的媽媽把我從“地獄”拯救出來了。原來,小主人的媽媽決定要好好學習電腦,便讓小主人的爸爸把我般了回去。他的媽媽可真勤奮啊!每天不管上完班多晚,總是要練習最近電腦課上學習的內容。小主人也不甘示弱,他一連用“Word”做了書簽、少兒報、自我介紹等東東。真是一對勤奮的母子呀!

最后,我忠心地祝福小主人早日用優異的成績來換來可以上網的獎勵!

第2篇:我的暑假我做主

轉眼間,暑假就要去逝了。

記得七月十三號那個晴朗的早晨,我一身素裝打扮,就那么提著主機,背著破吉他就上了巴士,巴士的司機好功夫啊,車速直逼奔馳,我的吉他摔了M次,還砸中了一個帥哥的頭,使其頭起包包,我深感內疚啊!雖然路上的風光依舊,鶴舞白沙,但我心飛翔,瞇著眼睛到了家。

在家這段日子,我著著實實的做了個人們口中所謂的宅男,其實“宅”分很多種,有大宅小宅,大樓小樓和四合院也算宅,只是我家小,只有兩層,那就算我小宅吧!

但是,我又不是從頭到尾都窩家里,所以我只能算小宅宅,為什么呢?因為我出去肯定是去干正事了。在家我基本窩電腦,我承認,但是奇怪啊,怎么我眼睛度數沒加深呢,去了眼鏡店測了下竟然沒加深,這點讓我吃了一鯨。后來老爸買了電視里廣告的“好視力”,貼啊貼的,涼涼的感覺。

我就這么窩著電腦,因為我要學3DS MAX,我帶主機回家也只有一個目的,學3DS MAX,是的,我要學。然后我的魂就丟了,給跑跑卡丁車弄丟了。。。。所以過了幾天我發誓,我要學3D,怎么學,我不知道,我從師兄那拷了教程的,可是,里邊的教程好膚淺,我要看深奧的才能看懂啊。。。于是。。我學會做茶壺,暈。

后來我知道形勢不容樂觀了,因為好多同學都花錢去學了,那我怎么辦,合著就我一個人在旁邊納涼啊?不,我要扭轉形勢。。。。

終于某一天,我發現了個好網站,里邊的教程用的軟件竟然跟我的3D8界面一摸一樣,而且是從菜鳥級開始教的哦,我看著我中文版的3D界面,再看看網站上也是中文版的3D界面,我呀!差點就興奮的暈癱在地,所幸我定力好,練過扎馬,沒倒。。。。

就這么著,我學會了3D基本功,雖然太難的不會,但基本的會做就夠了。在此同時,我也學會了CDR,哈哈,別人逼我的,因為幫人家弄廣告牌,而且指定要用CDR,弄得現在對它很敏感。

接著這幾天,我想做網賺,什么叫網賺呢?就是在一個網站上掛廣告,別人點擊我就收錢,可是在網上混的真不容易,做了三天連同在威客網做任務一起算就兩塊錢,雖沒有起早,但我貪黑,而且很積極,可以說廢井忘食啊!可是兩塊錢真打擊我信心啊!~~~~(>;_

第3篇:我的幺爹

我的幺爹叫劉超,今年30歲,長得白白胖胖,圓圓的臉上長著一雙大大的眼睛,戴著一幅眼鏡,長著一個不大不小的鼻子,一張大大的嘴巴。時常穿深綠色的上衣,黑色的褲子。

幺爹小時侯熱愛學習,熱愛勞動,從小幫奶奶做事。經常放學回家餓極了,還做家庭作業。7歲會做飯8歲會炒菜。小學一年級就入了少先隊,還當班干部,每學期都是三好學生,最后考上醫學院校。

他現在在太和醫院CT室工作,也就是用計算機斷層掃描檢查病人的身體,一個人的全身有一點點病變,他都可以檢查出來。這真是先進的技術啊!幺爹工作非常認真,經常加班加點,還幫別人值班,有時中午晚上都不回家。醫院表彰他為先進工作者。

幺爹工作之余從不打牌,也不抽煙,很少喝酒。下班回家總是買菜做飯,有時帶他們家小弟弟玩。但他有一個愛好是玩電腦,可是他并不愛玩游戲,而是上網查閱學習資料,下載工作軟件,還把CT圖片制作成檔案存在電腦里,以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

幺爹非常喜歡我。我上幼兒園的時候,他每個星期都要去接我3次,帶我在五堰附近玩一下,再把我送回家。他星期天有時帶我到公園玩,有時帶我逛街,給我買些衣服或吃的東西。他還給我訂閱了大灰狼畫報,因為我上幼兒園的時候特別喜歡畫畫,他鼓勵我當個小畫家。他還給我買乒乓球拍,讓我鍛煉身體。有時把我接到他家里玩,還給我洗頭洗澡剪指甲。現在他常指導我學電腦,還要求我學英語,將來做個有用的人。有時我心情不好,他就和我談心,好象我的好朋友。

我的幺爹讀書時是個好學生,工作時是個好醫生,在家里是個好家長,對我像個好朋友。他真是我喜歡的人。

第4篇:我的烏小鷺

我的烏小鷺 我的烏小鷺

七月下旬,我和爸爸乘張阿姨的車去一個苗圃。剛到苗圃門口,我就聽見路邊樹林中有悅耳的啾啾的鳥鳴聲,我一下子興奮起來,叫上爸爸及苗圃的葛師傅走進樹叢去捉鳥。

我順著鳥叫聲傳來的方向急切地尋找著,這時聽見葛伯叫我:“喬若巖,快看!”我抬頭一瞧,一只全身褐色、帶白斑的鳥躍入我的眼簾。葛伯和爸爸去搖那只鳥站的樹,那只鳥還不飛,并跳到另一顆樹上,因為這棵樹小,所以搖得那小鳥直晃悠,立不穩,一下子摔在地上,撒腿就跑,我趕緊追上去,捉住了它,好大一只鳥!翅膀展開有我胳膊那么長,脖子和腳伸開有我指尖到肩那么長,我們就這樣連續捉了三只同樣的鳥,我把它們裝進張阿姨的車箱里,它們害怕地倦縮在角落里,我想它們跟我熟了就好了。回家后,我和爸爸把它們放在小房里。

聽葛伯說這種鳥是幼鷺,且它們叫聲像烏鴉,于是我給它們起名烏大鷺、烏二鷺、烏小鷺。因為大鳥是灰色的,所以我認為它們是蒼鷺。第二天,我在電腦上查找關于幼蒼鷺的圖片,圖片上的幼蒼鷺和我的小鳥一樣,都是長脖、長腿、長嘴,再查一查資料,蒼鷺吃魚,我就讓媽媽買了一元小魚,足有50條,一開始我把魚和水放進一個小盒子里,我以為它們自己會吃,等到中午一看,小盒子已翻倒在地,蒼鷺也飛了出來,并把小房搞得一團糟,有兩只把一層的紙箱蹬出個洞鉆了進去,另一只動也不動,藏在一個很隱蔽的溝里,其他紙箱子有的翻了,里面的報紙和紙片撒了一地,礦泉水瓶滾得東一個西一個。下午再去時,只見它們三個飛上飛下,大鷺飛到第三層,蹬下來個籃子和個瓷缸子,二鷺飛到二層拉了許多屎,小鷺沒惹大麻煩,只是把箱子片蹬到地上,使缸子沒被摔碎,此后我家小房成了它們的樂園。

這三只小鳥不會自己吃東西,只靠我們喂食。我爸先扒開蒼鷺的嘴,一次放一條魚,后來喂壯了,有一次我往大鷺嘴里放魚,它的力氣很大,一合嘴我爸爸就撐不住了,還把我的手鉗住了,我使勁把手拽出來,一看,手上一道深深的血痕,血馬上流了出來,它好象還很得意,快速地撲棱著翅膀跑了藏了起來,我只好不管它,去喂二鷺。小鷺已經吃飽了,在紙箱堆上撲棱,無法無天,真難管教。

就這樣我們喂了這些小鳥一周。爸爸又要去苗圃,并讓我把烏大鷺烏二鷺烏小鷺裝在盒子里帶過去放飛。我一開始還不同意,因為我太喜歡它們了,它們不僅可愛,每天喂食時還特有趣,我不舍得它們,爸爸執拗不過我,只讓我留下烏小鷺,我認為它沒伴,后來我想了想,又答應了,我給它們兩個錄了像,現在又想起來,當時忘記給它們往腳上綁紅繩以做記念,后來在苗圃,見到了發白但還不會飛的蒼鷺,不知是不是它們?也不知它們快不快樂?

以后我和爸爸只喂小鷺,這一個弱一點,喂食時它自己就張嘴,以前大鷺二鷺在時,他們總愛偽裝成小房里的物件,屁股向外,像是有塵土的木頭,后來我們熟了,在好朋友面前誰也不會偽裝的,所以小鷺不跑就在那站著,頭向外。現在我故意喊一聲,嚇唬它,它也是一動不動,我把手伸向它的嘴,它也只是輕輕啄一下手指,平常它仰著脖子站立著,有大王氣概,抓住它時它卻變的像小孩子一樣兩腳蹬地后蹭,但有一天,爸爸去喂它,它不動,仍舊臥著,給它手,它也不啄了,晚上我要去青島,臨行時,我去看它,進門一看,什么都沒有,低頭一看,小鷺就躺在門邊,我一摸,它渾身冰涼,我意識到它死了,我哇的一聲大哭起來,養了這么長時間,不說一聲就走了,太絕情了。

在去青島的路上,我很想它甚至還以為它還活著還怕它餓,我在苦苦思索一個問題,它為什么死在了門口呢?是不是要見我和爸爸最后一面,還是想出去見它的朋友們呢?現在我很后悔,為什么要把它捉回來,如果不這樣,也許它現在正站在枝頭高歌呢,為什么我不喂好它呢如果我喂好了小鷺說不定它現在正在小房的第三層睡覺呢,我后悔極了。

石崗二小

喬若巖

第5篇:我的烏小鷺

我的烏小鷺 我的烏小鷺

七月下旬,我和爸爸乘張阿姨的車去一個苗圃。剛到苗圃門口,我就聽見路邊樹林中有悅耳的啾啾的鳥鳴聲,我一下子興奮起來,叫上爸爸及苗圃的葛師傅走進樹叢去捉鳥。

我順著鳥叫聲傳來的方向急切地尋找著,這時聽見葛伯叫我:“喬若巖,快看!”我抬頭一瞧,一只全身褐色、帶白斑的鳥躍入我的眼簾。葛伯和爸爸去搖那只鳥站的樹,那只鳥還不飛,并跳到另一顆樹上,因為這棵樹小,所以搖得那小鳥直晃悠,立不穩,一下子摔在地上,撒腿就跑,我趕緊追上去,捉住了它,好大一只鳥!翅膀展開有我胳膊那么長,脖子和腳伸開有我指尖到肩那么長,我們就這樣連續捉了三只同樣的鳥,我把它們裝進張阿姨的車箱里,它們害怕地倦縮在角落里,我想它們跟我熟了就好了。回家后,我和爸爸把它們放在小房里。

聽葛伯說這種鳥是幼鷺,且它們叫聲像烏鴉,于是我給它們起名烏大鷺、烏二鷺、烏小鷺。因為大鳥是灰色的,所以我認為它們是蒼鷺。第二天,我在電腦上查找關于幼蒼鷺的圖片,圖片上的幼蒼鷺和我的小鳥一樣,都是長脖、長腿、長嘴,再查一查資料,蒼鷺吃魚,我就讓媽媽買了一元小魚,足有50條,一開始我把魚和水放進一個小盒子里,我以為它們自己會吃,等到中午一看,小盒子已翻倒在地,蒼鷺也飛了出來,并把小房搞得一團糟,有兩只把一層的紙箱蹬出個洞鉆了進去,另一只動也不動,藏在一個很隱蔽的溝里,其他紙箱子有的翻了,里面的報紙和紙片撒了一地,礦泉水瓶滾得東一個西一個。下午再去時,只見它們三個飛上飛下,大鷺飛到第三層,蹬下來個籃子和個瓷缸子,二鷺飛到二層拉了許多屎,小鷺沒惹大麻煩,只是把箱子片蹬到地上,使缸子沒被摔碎,此后我家小房成了它們的樂園。

這三只小鳥不會自己吃東西,只靠我們喂食。我爸先扒開蒼鷺的嘴,一次放一條魚,后來喂壯了,有一次我往大鷺嘴里放魚,它的力氣很大,一合嘴我爸爸就撐不住了,還把我的手鉗住了,我使勁把手拽出來,一看,手上一道深深的血痕,血馬上流了出來,它好象還很得意,快速地撲棱著翅膀跑了藏了起來,我只好不管它,去喂二鷺。小鷺已經吃飽了,在紙箱堆上撲棱,無法無天,真難管教。

就這樣我們喂了這些小鳥一周。爸爸又要去苗圃,并讓我把烏大鷺烏二鷺烏小鷺裝在盒子里帶過去放飛。我一開始還不同意,因為我太喜歡它們了,它們不僅可愛,每天喂食時還特有趣,我不舍得它們,爸爸執拗不過我,只讓我留下烏小鷺,我認為它沒伴,后來我想了想,又答應了,我給它們兩個錄了像,現在又想起來,當時忘記給它們往腳上綁紅繩以做記念,后來在苗圃,見到了發白但還不會飛的蒼鷺,不知是不是它們?也不知它們快不快樂?

以后我和爸爸只喂小鷺,這一個弱一點,喂食時它自己就張嘴,以前大鷺二鷺在時,他們總愛偽裝成小房里的物件,屁股向外,像是有塵土的木頭,后來我們熟了,在好朋友面前誰也不會偽裝的,所以小鷺不跑就在那站著,頭向外。現在我故意喊一聲,嚇唬它,它也是一動不動,我把手伸向它的嘴,它也只是輕輕啄一下手指,平常它仰著脖子站立著,有大王氣概,抓住它時它卻變的像小孩子一樣兩腳蹬地后蹭,但有一天,爸爸去喂它,它不動,仍舊臥著,給它手,它也不啄了,晚上我要去青島,臨行時,我去看它,進門一看,什么都沒有,低頭一看,小鷺就躺在門邊,我一摸,它渾身冰涼,我意識到它死了,我哇的一聲大哭起來,養了這么長時間,不說一聲就走了,太絕情了。

在去青島的路上,我很想它甚至還以為它還活著還怕它餓,我在苦苦思索一個問題,它為什么死在了門口呢?是不是要見我和爸爸最后一面,還是想出去見它的朋友們呢?現在我很后悔,為什么要把它捉回來,如果不這樣,也許它現在正站在枝頭高歌呢,為什么我不喂好它呢如果我喂好了小鷺說不定它現在正在小房的第三層睡覺呢,我后悔極了。

石崗二小

喬若巖

第6篇:我說90后1

“寂寞”的信息一代從我開始記事開始,我就住在一個鄰居都不認識的社區里面,每當聽到上一代的大哥哥、大姐姐們討論童年時光的時候,我們感到那么的陌生,“發小兒”“咱們院兒”“家屬樓”“韓姨家小六兒”等詞基本沒有概念,不是因為不懂什么意思,而是沒有體驗到所以不能理解它們真正的含義。而從我開始可以認識這個社會的時候,又趕上了信息和網絡高速發展的年代,也就在這個時候我擁有了我的第一臺電腦,從此顯示器成為了最好的朋友,那年我13歲,第二年我開始接觸到了互聯網,網絡成為我最好的和大千世界溝通的渠道,大量沒有劃分任何區分的信息充斥著我的雙眼,5年的網絡生活讓了解到了很多,也讓我感到了我不再孤獨寂寞,網絡上或真、或假、或健康、或低俗我幾乎全部接觸過,我也曾經因為網絡上過當、吃過虧,但是我不后悔,因為它可以讓我在以后人生道路上擁有一雙更加明亮和智慧的眼睛!這也是讓我引以自豪的心態!彰顯個性的一代自拍,這可能是我平時比較喜歡做的一件事情,可能也正是因為這個讓我們90后在網絡上為人留下了大量的口實,其實這種行為只不過是想推廣自己從而認識更多的同齡朋友,因為我們從小就沒有什么現實的朋友,我們需要現實的朋友而不是僅限于同學和網絡。所以,我們不會錯過任何可以展示自己從而有可能交到新朋友的機會。網絡發圖、參加網絡選秀這樣的活動至少我知道了是不會錯過的,如雖然臨近高考,我還是參加了最近網絡上比較火的“絕色寶貝”活動,雖然我不漂亮,但是我可以PS(利用一種圖形軟件修圖)我的相片,讓“她”變得盡量的美麗,得獎、奪冠我沒想過,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它可以讓我們認識更多的真實朋友。和80后先比,我們再也不會做纏著父母要求購買動則上千元的名牌服裝和運動鞋,90后的我們不再刻意迷戀名牌,伴隨我時間最多的顯示器雖然也是三星的,但這并不是品牌迷信和崇洋媚外,而是我們更實際,同樣價格我們會選擇更好的,實用主義消費是我這個90后的原則。名牌的東西我們并不是不喜歡而是更實際,因為我們已經沒有80后當時互相攀比習慣,我們覺得一雙幾十元的回力運動鞋已經足夠,而且我們看到了早出晚歸茫茫碌碌父母的不容易。我們的偶像中也包括英雄最后我要強調的還有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我們90后心中的偶像絕不僅僅只有娛樂明星,娛樂明星至少在我的偶像目錄里排行第三,連企業家都會排在他的前面。而第一名可能和我們的父母一樣,是英雄!5.12大地震后,我們90后的新兵在抗震救災前線的每一幕現在在我眼前還清晰可見,他們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在那段時間里我在網絡上發布、轉載了無數張他們感人的圖片,下面的文字是:“我們90后可以挺起祖國的明天!”90后,可能是用年代來劃分的最后一代,因為下一代雖然也是十年,但是卻已經進入了另一個世紀,如何稱呼他們?我沒有想好,但是我相信他們不會像我們90后那樣在一段時間或網絡環境中變成貶義詞的,至少我們90后不會對他們另眼相看,因為他們可能比我們更“寂寞”,也許我們本身就應該屬于是一代人!

第7篇: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戲界亦是如此,縣城里有許多家大大小小的網吧,每個網吧都有一個競技舞臺上的王者,他們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剛剛崛起,但是,無論他們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們的身邊還是沒有少過“戰爭”與“殺戮”。

弱者打敗強者,更強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說,每一個網吧的王者都不是簡單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經其中最巔峰的人物。

過去,有許多人曾問我:“為什么你的學習這么好,游戲又打的這么棒呢?”

我當時回答:“學習是我該做的事,電腦是我的愛好。有誰該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誰對自己的愛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這個問題放到現在的話,我卻不會這樣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沒有當時說這話的資本。

我的各方面已經比不上從前了。

學習上的墮落,是因為自己上高中時的愿望已經徹底不能實現而失去了目標,失去了動力。

游戲上的退步,卻是因為他的離開。。。。

第一次見到他是小學六年級的事了,那時他穿著一身白凈的球衣,剔著小平頭,一米七左右的個子,帥氣的面容很是陽光。

他抱著籃球,在網吧里巡視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過來,笑容可掬的說:“小兄弟,我們挑一盤“魔獸”如何?”

我抬頭看著他,第一感覺很不錯,因為我喜歡他身上那股知識分子的書卷氣息。

接著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雙手,白凈,修長,似乎是個高手,不過我卻沒有在他的身上發現常年在網吧磨練后的“江湖氣息”

高手,往往是在網吧里的混戰所造就的,就跟戰場上的士兵一般,不經歷一番生死磨練,怎么能練成一手抗敵殺人的真功夫。士兵殺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氣。高手在網吧贏多了比賽,身上也就有了所謂的游戲界的“江湖氣息”,可是眼前這個雙手修長的男生卻沒有這種味道,因此我認為他大概不是一個超級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對他說:“和我比賽,你有幾成勝算?”

他仍笑著說:“一成都沒有,但我還是想和你打上一場。”

我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心想著要給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點教訓。

于是,一場大戰很快拉開了帷幕,我們周圍也圍滿了觀眾。

說實話,,他這種對手我已不記得打虐殺了多少個,雜亂的部隊,呆滯的操作,緩慢的發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殺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當我準備發動總攻時,我不經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沒有發現他的臉上有意思面臨兵敗的緊張表情,反而是異常的冷靜。

我停頓了一下,疑起有詐,但最終還是發動了進攻,因為我不相信在戰術上有能瞞過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樣子自己的膽子越來越小了,我直接彈出去和別人聊天起來,大概我返回的時候戰爭已經結束了吧。

不過,當我切換到游戲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經被消滅的所剩無幾了,我吃驚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戲。

雖然輸了,但是我很不服氣,我覺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還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與我再戰異常。

他搖搖頭說:“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幫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們也沒有比賽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輕敵了。”

說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失神的發呆。

后來我打聽到,這個男孩叫旋,比我大兩個年級,在一中讀初二。

六年級畢業,我放了一個長假,因為沒有作業,便在網吧里泡了兩個月,這么長的假期,我經常碰到旋。

他一邊和我上網,一邊和我講他在初中時的奇聞趣事,偶爾還教我打籃球,教我彈吉他。

不只不覺間,我便把他當成了我的哥哥,一個陽光,又充滿智慧的哥哥。

玩玩鬧鬧,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過我卻沒有在學校里碰到過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網吧找下他,問問他的班級。

在逛過無數家網吧后,我還是回到了我的大本營,東星附近的那家小網吧,進去之后,我隨便找了個座位便坐了下來,打開電腦后便四處張望著。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邊的這家伙,還真像旋,不過這家伙卻蓬頭垢面的,臟兮兮的一點也沒有旋的氣質,趴在坐姿上打著呼嚕,看來又是一個流浪兒,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著我的游戲來。

玩著玩著,我忽然聽到耳邊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對我說:“你退步了”

進入狀態后的我沒有太在意,只是將這個聲音的來源當做網吧里常見的熟客而已,便隨口說:“沒時間練習。”

“聲援”似乎發現了我沒有把他當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這場比賽打完,我才扭過頭去看他,坐在我旁邊說話的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戲界亦是如此,縣城里有許多家大大小小的網吧,每個網吧都有一個競技舞臺上的王者,他們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剛剛崛起,但是,無論他們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們的身邊還是沒有少過“戰爭”與“殺戮”。

弱者打敗強者,更強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說,每一個網吧的王者都不是簡單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經其中最巔峰的人物。

過去,有許多人曾問我:“為什么你的學習這么好,游戲又打的這么棒呢?”

我當時回答:“學習是我該做的事,電腦是我的愛好。有誰該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誰對自己的愛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這個問題放到現在的話,我卻不會這樣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沒有當時說這話的資本。

我的各方面已經比不上從前了。

學習上的墮落,是因為自己上高中時的愿望已經徹底不能實現而失去了目標,失去了動力。

游戲上的退步,卻是因為他的離開。。。。

第一次見到他是小學六年級的事了,那時他穿著一身白凈的球衣,剔著小平頭,一米七左右的個子,帥氣的面容很是陽光。

他抱著籃球,在網吧里巡視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過來,笑容可掬的說:“小兄弟,我們挑一盤“魔獸”如何?”

我抬頭看著他,第一感覺很不錯,因為我喜歡他身上那股知識分子的書卷氣息。

接著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雙手,白凈,修長,似乎是個高手,不過我卻沒有在他的身上發現常年在網吧磨練后的“江湖氣息”

高手,往往是在網吧里的混戰所造就的,就跟戰場上的士兵一般,不經歷一番生死磨練,怎么能練成一手抗敵殺人的真功夫。士兵殺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氣。高手在網吧贏多了比賽,身上也就有了所謂的游戲界的“江湖氣息”,可是眼前這個雙手修長的男生卻沒有這種味道,因此我認為他大概不是一個超級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對他說:“和我比賽,你有幾成勝算?”

他仍笑著說:“一成都沒有,但我還是想和你打上一場。”

我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心想著要給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點教訓。

于是,一場大戰很快拉開了帷幕,我們周圍也圍滿了觀眾。

說實話,,他這種對手我已不記得打虐殺了多少個,雜亂的部隊,呆滯的操作,緩慢的發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殺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當我準備發動總攻時,我不經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沒有發現他的臉上有意思面臨兵敗的緊張表情,反而是異常的冷靜。

我停頓了一下,疑起有詐,但最終還是發動了進攻,因為我不相信在戰術上有能瞞過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樣子自己的膽子越來越小了,我直接彈出去和別人聊天起來,大概我返回的時候戰爭已經結束了吧。

不過,當我切換到游戲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經被消滅的所剩無幾了,我吃驚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戲。

雖然輸了,但是我很不服氣,我覺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還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與我再戰異常。

他搖搖頭說:“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幫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們也沒有比賽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輕敵了。”

說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失神的發呆。

后來我打聽到,這個男孩叫旋,比我大兩個年級,在一中讀初二。

六年級畢業,我放了一個長假,因為沒有作業,便在網吧里泡了兩個月,這么長的假期,我經常碰到旋。

他一邊和我上網,一邊和我講他在初中時的奇聞趣事,偶爾還教我打籃球,教我彈吉他。

不只不覺間,我便把他當成了我的哥哥,一個陽光,又充滿智慧的哥哥。

玩玩鬧鬧,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過我卻沒有在學校里碰到過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網吧找下他,問問他的班級。

在逛過無數家網吧后,我還是回到了我的大本營,東星附近的那家小網吧,進去之后,我隨便找了個座位便坐了下來,打開電腦后便四處張望著。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邊的這家伙,還真像旋,不過這家伙卻蓬頭垢面的,臟兮兮的一點也沒有旋的氣質,趴在坐姿上打著呼嚕,看來又是一個流浪兒,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著我的游戲來。

玩著玩著,我忽然聽到耳邊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對我說:“你退步了”

進入狀態后的我沒有太在意,只是將這個聲音的來源當做網吧里常見的熟客而已,便隨口說:“沒時間練習。”

“聲援”似乎發現了我沒有把他當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這場比賽打完,我才扭過頭去看他,坐在我旁邊說話的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戲界亦是如此,縣城里有許多家大大小小的網吧,每個網吧都有一個競技舞臺上的王者,他們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剛剛崛起,但是,無論他們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們的身邊還是沒有少過“戰爭”與“殺戮”。

弱者打敗強者,更強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說,每一個網吧的王者都不是簡單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經其中最巔峰的人物。

過去,有許多人曾問我:“為什么你的學習這么好,游戲又打的這么棒呢?”

我當時回答:“學習是我該做的事,電腦是我的愛好。有誰該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誰對自己的愛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這個問題放到現在的話,我卻不會這樣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沒有當時說這話的資本。

我的各方面已經比不上從前了。

學習上的墮落,是因為自己上高中時的愿望已經徹底不能實現而失去了目標,失去了動力。

游戲上的退步,卻是因為他的離開。。。。

第一次見到他是小學六年級的事了,那時他穿著一身白凈的球衣,剔著小平頭,一米七左右的個子,帥氣的面容很是陽光。

他抱著籃球,在網吧里巡視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過來,笑容可掬的說:“小兄弟,我們挑一盤“魔獸”如何?”

我抬頭看著他,第一感覺很不錯,因為我喜歡他身上那股知識分子的書卷氣息。

接著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雙手,白凈,修長,似乎是個高手,不過我卻沒有在他的身上發現常年在網吧磨練后的“江湖氣息”

高手,往往是在網吧里的混戰所造就的,就跟戰場上的士兵一般,不經歷一番生死磨練,怎么能練成一手抗敵殺人的真功夫。士兵殺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氣。高手在網吧贏多了比賽,身上也就有了所謂的游戲界的“江湖氣息”,可是眼前這個雙手修長的男生卻沒有這種味道,因此我認為他大概不是一個超級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對他說:“和我比賽,你有幾成勝算?”

他仍笑著說:“一成都沒有,但我還是想和你打上一場。”

我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心想著要給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點教訓。

于是,一場大戰很快拉開了帷幕,我們周圍也圍滿了觀眾。

說實話,,他這種對手我已不記得打虐殺了多少個,雜亂的部隊,呆滯的操作,緩慢的發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殺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當我準備發動總攻時,我不經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沒有發現他的臉上有意思面臨兵敗的緊張表情,反而是異常的冷靜。

我停頓了一下,疑起有詐,但最終還是發動了進攻,因為我不相信在戰術上有能瞞過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樣子自己的膽子越來越小了,我直接彈出去和別人聊天起來,大概我返回的時候戰爭已經結束了吧。

不過,當我切換到游戲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經被消滅的所剩無幾了,我吃驚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戲。

雖然輸了,但是我很不服氣,我覺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還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與我再戰異常。

他搖搖頭說:“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幫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們也沒有比賽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輕敵了。”

說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失神的發呆。

后來我打聽到,這個男孩叫旋,比我大兩個年級,在一中讀初二。

六年級畢業,我放了一個長假,因為沒有作業,便在網吧里泡了兩個月,這么長的假期,我經常碰到旋。

他一邊和我上網,一邊和我講他在初中時的奇聞趣事,偶爾還教我打籃球,教我彈吉他。

不只不覺間,我便把他當成了我的哥哥,一個陽光,又充滿智慧的哥哥。

玩玩鬧鬧,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過我卻沒有在學校里碰到過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網吧找下他,問問他的班級。

在逛過無數家網吧后,我還是回到了我的大本營,東星附近的那家小網吧,進去之后,我隨便找了個座位便坐了下來,打開電腦后便四處張望著。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邊的這家伙,還真像旋,不過這家伙卻蓬頭垢面的,臟兮兮的一點也沒有旋的氣質,趴在坐姿上打著呼嚕,看來又是一個流浪兒,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著我的游戲來。

玩著玩著,我忽然聽到耳邊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對我說:“你退步了”

進入狀態后的我沒有太在意,只是將這個聲音的來源當做網吧里常見的熟客而已,便隨口說:“沒時間練習。”

“聲援”似乎發現了我沒有把他當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這場比賽打完,我才扭過頭去看他,坐在我旁邊說話的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戲界亦是如此,縣城里有許多家大大小小的網吧,每個網吧都有一個競技舞臺上的王者,他們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剛剛崛起,但是,無論他們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們的身邊還是沒有少過“戰爭”與“殺戮”。

弱者打敗強者,更強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說,每一個網吧的王者都不是簡單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經其中最巔峰的人物。

過去,有許多人曾問我:“為什么你的學習這么好,游戲又打的這么棒呢?”

我當時回答:“學習是我該做的事,電腦是我的愛好。有誰該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誰對自己的愛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這個問題放到現在的話,我卻不會這樣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沒有當時說這話的資本。

我的各方面已經比不上從前了。

學習上的墮落,是因為自己上高中時的愿望已經徹底不能實現而失去了目標,失去了動力。

游戲上的退步,卻是因為他的離開。。。。

第一次見到他是小學六年級的事了,那時他穿著一身白凈的球衣,剔著小平頭,一米七左右的個子,帥氣的面容很是陽光。

他抱著籃球,在網吧里巡視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過來,笑容可掬的說:“小兄弟,我們挑一盤“魔獸”如何?”

我抬頭看著他,第一感覺很不錯,因為我喜歡他身上那股知識分子的書卷氣息。

接著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雙手,白凈,修長,似乎是個高手,不過我卻沒有在他的身上發現常年在網吧磨練后的“江湖氣息”

高手,往往是在網吧里的混戰所造就的,就跟戰場上的士兵一般,不經歷一番生死磨練,怎么能練成一手抗敵殺人的真功夫。士兵殺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氣。高手在網吧贏多了比賽,身上也就有了所謂的游戲界的“江湖氣息”,可是眼前這個雙手修長的男生卻沒有這種味道,因此我認為他大概不是一個超級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對他說:“和我比賽,你有幾成勝算?”

他仍笑著說:“一成都沒有,但我還是想和你打上一場。”

我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心想著要給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點教訓。

于是,一場大戰很快拉開了帷幕,我們周圍也圍滿了觀眾。

說實話,,他這種對手我已不記得打虐殺了多少個,雜亂的部隊,呆滯的操作,緩慢的發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殺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當我準備發動總攻時,我不經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沒有發現他的臉上有意思面臨兵敗的緊張表情,反而是異常的冷靜。

我停頓了一下,疑起有詐,但最終還是發動了進攻,因為我不相信在戰術上有能瞞過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樣子自己的膽子越來越小了,我直接彈出去和別人聊天起來,大概我返回的時候戰爭已經結束了吧。

不過,當我切換到游戲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經被消滅的所剩無幾了,我吃驚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戲。

雖然輸了,但是我很不服氣,我覺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還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與我再戰異常。

他搖搖頭說:“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幫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們也沒有比賽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輕敵了。”

說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失神的發呆。

后來我打聽到,這個男孩叫旋,比我大兩個年級,在一中讀初二。

六年級畢業,我放了一個長假,因為沒有作業,便在網吧里泡了兩個月,這么長的假期,我經常碰到旋。

他一邊和我上網,一邊和我講他在初中時的奇聞趣事,偶爾還教我打籃球,教我彈吉他。

不只不覺間,我便把他當成了我的哥哥,一個陽光,又充滿智慧的哥哥。

玩玩鬧鬧,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過我卻沒有在學校里碰到過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網吧找下他,問問他的班級。

在逛過無數家網吧后,我還是回到了我的大本營,東星附近的那家小網吧,進去之后,我隨便找了個座位便坐了下來,打開電腦后便四處張望著。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邊的這家伙,還真像旋,不過這家伙卻蓬頭垢面的,臟兮兮的一點也沒有旋的氣質,趴在坐姿上打著呼嚕,看來又是一個流浪兒,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著我的游戲來。

玩著玩著,我忽然聽到耳邊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對我說:“你退步了”

進入狀態后的我沒有太在意,只是將這個聲音的來源當做網吧里常見的熟客而已,便隨口說:“沒時間練習。”

“聲援”似乎發現了我沒有把他當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這場比賽打完,我才扭過頭去看他,坐在我旁邊說話的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戲界亦是如此,縣城里有許多家大大小小的網吧,每個網吧都有一個競技舞臺上的王者,他們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剛剛崛起,但是,無論他們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們的身邊還是沒有少過“戰爭”與“殺戮”。

弱者打敗強者,更強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說,每一個網吧的王者都不是簡單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經其中最巔峰的人物。

過去,有許多人曾問我:“為什么你的學習這么好,游戲又打的這么棒呢?”

我當時回答:“學習是我該做的事,電腦是我的愛好。有誰該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誰對自己的愛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這個問題放到現在的話,我卻不會這樣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沒有當時說這話的資本。

我的各方面已經比不上從前了。

學習上的墮落,是因為自己上高中時的愿望已經徹底不能實現而失去了目標,失去了動力。

游戲上的退步,卻是因為他的離開。。。。

第一次見到他是小學六年級的事了,那時他穿著一身白凈的球衣,剔著小平頭,一米七左右的個子,帥氣的面容很是陽光。

他抱著籃球,在網吧里巡視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過來,笑容可掬的說:“小兄弟,我們挑一盤“魔獸”如何?”

我抬頭看著他,第一感覺很不錯,因為我喜歡他身上那股知識分子的書卷氣息。

接著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雙手,白凈,修長,似乎是個高手,不過我卻沒有在他的身上發現常年在網吧磨練后的“江湖氣息”

高手,往往是在網吧里的混戰所造就的,就跟戰場上的士兵一般,不經歷一番生死磨練,怎么能練成一手抗敵殺人的真功夫。士兵殺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氣。高手在網吧贏多了比賽,身上也就有了所謂的游戲界的“江湖氣息”,可是眼前這個雙手修長的男生卻沒有這種味道,因此我認為他大概不是一個超級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對他說:“和我比賽,你有幾成勝算?”

他仍笑著說:“一成都沒有,但我還是想和你打上一場。”

我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心想著要給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點教訓。

于是,一場大戰很快拉開了帷幕,我們周圍也圍滿了觀眾。

說實話,,他這種對手我已不記得打虐殺了多少個,雜亂的部隊,呆滯的操作,緩慢的發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殺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當我準備發動總攻時,我不經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沒有發現他的臉上有意思面臨兵敗的緊張表情,反而是異常的冷靜。

我停頓了一下,疑起有詐,但最終還是發動了進攻,因為我不相信在戰術上有能瞞過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樣子自己的膽子越來越小了,我直接彈出去和別人聊天起來,大概我返回的時候戰爭已經結束了吧。

不過,當我切換到游戲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經被消滅的所剩無幾了,我吃驚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戲。

雖然輸了,但是我很不服氣,我覺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還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與我再戰異常。

他搖搖頭說:“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幫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們也沒有比賽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輕敵了。”

說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失神的發呆。

后來我打聽到,這個男孩叫旋,比我大兩個年級,在一中讀初二。

六年級畢業,我放了一個長假,因為沒有作業,便在網吧里泡了兩個月,這么長的假期,我經常碰到旋。

他一邊和我上網,一邊和我講他在初中時的奇聞趣事,偶爾還教我打籃球,教我彈吉他。

不只不覺間,我便把他當成了我的哥哥,一個陽光,又充滿智慧的哥哥。

玩玩鬧鬧,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過我卻沒有在學校里碰到過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網吧找下他,問問他的班級。

在逛過無數家網吧后,我還是回到了我的大本營,東星附近的那家小網吧,進去之后,我隨便找了個座位便坐了下來,打開電腦后便四處張望著。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邊的這家伙,還真像旋,不過這家伙卻蓬頭垢面的,臟兮兮的一點也沒有旋的氣質,趴在坐姿上打著呼嚕,看來又是一個流浪兒,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著我的游戲來。

玩著玩著,我忽然聽到耳邊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對我說:“你退步了”

進入狀態后的我沒有太在意,只是將這個聲音的來源當做網吧里常見的熟客而已,便隨口說:“沒時間練習。”

“聲援”似乎發現了我沒有把他當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這場比賽打完,我才扭過頭去看他,坐在我旁邊說話的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戲界亦是如此,縣城里有許多家大大小小的網吧,每個網吧都有一個競技舞臺上的王者,他們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剛剛崛起,但是,無論他們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們的身邊還是沒有少過“戰爭”與“殺戮”。

弱者打敗強者,更強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說,每一個網吧的王者都不是簡單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經其中最巔峰的人物。

過去,有許多人曾問我:“為什么你的學習這么好,游戲又打的這么棒呢?”

我當時回答:“學習是我該做的事,電腦是我的愛好。有誰該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誰對自己的愛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這個問題放到現在的話,我卻不會這樣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沒有當時說這話的資本。

我的各方面已經比不上從前了。

學習上的墮落,是因為自己上高中時的愿望已經徹底不能實現而失去了目標,失去了動力。

游戲上的退步,卻是因為他的離開。。。。

第一次見到他是小學六年級的事了,那時他穿著一身白凈的球衣,剔著小平頭,一米七左右的個子,帥氣的面容很是陽光。

他抱著籃球,在網吧里巡視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過來,笑容可掬的說:“小兄弟,我們挑一盤“魔獸”如何?”

我抬頭看著他,第一感覺很不錯,因為我喜歡他身上那股知識分子的書卷氣息。

接著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雙手,白凈,修長,似乎是個高手,不過我卻沒有在他的身上發現常年在網吧磨練后的“江湖氣息”

高手,往往是在網吧里的混戰所造就的,就跟戰場上的士兵一般,不經歷一番生死磨練,怎么能練成一手抗敵殺人的真功夫。士兵殺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氣。高手在網吧贏多了比賽,身上也就有了所謂的游戲界的“江湖氣息”,可是眼前這個雙手修長的男生卻沒有這種味道,因此我認為他大概不是一個超級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對他說:“和我比賽,你有幾成勝算?”

他仍笑著說:“一成都沒有,但我還是想和你打上一場。”

我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心想著要給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點教訓。

于是,一場大戰很快拉開了帷幕,我們周圍也圍滿了觀眾。

說實話,,他這種對手我已不記得打虐殺了多少個,雜亂的部隊,呆滯的操作,緩慢的發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殺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當我準備發動總攻時,我不經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沒有發現他的臉上有意思面臨兵敗的緊張表情,反而是異常的冷靜。

我停頓了一下,疑起有詐,但最終還是發動了進攻,因為我不相信在戰術上有能瞞過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樣子自己的膽子越來越小了,我直接彈出去和別人聊天起來,大概我返回的時候戰爭已經結束了吧。

不過,當我切換到游戲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經被消滅的所剩無幾了,我吃驚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戲。

雖然輸了,但是我很不服氣,我覺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還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與我再戰異常。

他搖搖頭說:“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幫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們也沒有比賽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輕敵了。”

說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失神的發呆。

后來我打聽到,這個男孩叫旋,比我大兩個年級,在一中讀初二。

六年級畢業,我放了一個長假,因為沒有作業,便在網吧里泡了兩個月,這么長的假期,我經常碰到旋。

他一邊和我上網,一邊和我講他在初中時的奇聞趣事,偶爾還教我打籃球,教我彈吉他。

不只不覺間,我便把他當成了我的哥哥,一個陽光,又充滿智慧的哥哥。

玩玩鬧鬧,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過我卻沒有在學校里碰到過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網吧找下他,問問他的班級。

在逛過無數家網吧后,我還是回到了我的大本營,東星附近的那家小網吧,進去之后,我隨便找了個座位便坐了下來,打開電腦后便四處張望著。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邊的這家伙,還真像旋,不過這家伙卻蓬頭垢面的,臟兮兮的一點也沒有旋的氣質,趴在坐姿上打著呼嚕,看來又是一個流浪兒,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著我的游戲來。

玩著玩著,我忽然聽到耳邊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對我說:“你退步了”

進入狀態后的我沒有太在意,只是將這個聲音的來源當做網吧里常見的熟客而已,便隨口說:“沒時間練習。”

“聲援”似乎發現了我沒有把他當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這場比賽打完,我才扭過頭去看他,坐在我旁邊說話的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戲界亦是如此,縣城里有許多家大大小小的網吧,每個網吧都有一個競技舞臺上的王者,他們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剛剛崛起,但是,無論他們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們的身邊還是沒有少過“戰爭”與“殺戮”。

弱者打敗強者,更強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說,每一個網吧的王者都不是簡單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經其中最巔峰的人物。

過去,有許多人曾問我:“為什么你的學習這么好,游戲又打的這么棒呢?”

我當時回答:“學習是我該做的事,電腦是我的愛好。有誰該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誰對自己的愛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這個問題放到現在的話,我卻不會這樣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沒有當時說這話的資本。

我的各方面已經比不上從前了。

學習上的墮落,是因為自己上高中時的愿望已經徹底不能實現而失去了目標,失去了動力。

游戲上的退步,卻是因為他的離開。。。。

第一次見到他是小學六年級的事了,那時他穿著一身白凈的球衣,剔著小平頭,一米七左右的個子,帥氣的面容很是陽光。

他抱著籃球,在網吧里巡視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過來,笑容可掬的說:“小兄弟,我們挑一盤“魔獸”如何?”

我抬頭看著他,第一感覺很不錯,因為我喜歡他身上那股知識分子的書卷氣息。

接著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雙手,白凈,修長,似乎是個高手,不過我卻沒有在他的身上發現常年在網吧磨練后的“江湖氣息”

高手,往往是在網吧里的混戰所造就的,就跟戰場上的士兵一般,不經歷一番生死磨練,怎么能練成一手抗敵殺人的真功夫。士兵殺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氣。高手在網吧贏多了比賽,身上也就有了所謂的游戲界的“江湖氣息”,可是眼前這個雙手修長的男生卻沒有這種味道,因此我認為他大概不是一個超級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對他說:“和我比賽,你有幾成勝算?”

他仍笑著說:“一成都沒有,但我還是想和你打上一場。”

我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心想著要給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點教訓。

于是,一場大戰很快拉開了帷幕,我們周圍也圍滿了觀眾。

說實話,,他這種對手我已不記得打虐殺了多少個,雜亂的部隊,呆滯的操作,緩慢的發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殺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當我準備發動總攻時,我不經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沒有發現他的臉上有意思面臨兵敗的緊張表情,反而是異常的冷靜。

我停頓了一下,疑起有詐,但最終還是發動了進攻,因為我不相信在戰術上有能瞞過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樣子自己的膽子越來越小了,我直接彈出去和別人聊天起來,大概我返回的時候戰爭已經結束了吧。

不過,當我切換到游戲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經被消滅的所剩無幾了,我吃驚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戲。

雖然輸了,但是我很不服氣,我覺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還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與我再戰異常。

他搖搖頭說:“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幫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們也沒有比賽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輕敵了。”

說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失神的發呆。

后來我打聽到,這個男孩叫旋,比我大兩個年級,在一中讀初二。

六年級畢業,我放了一個長假,因為沒有作業,便在網吧里泡了兩個月,這么長的假期,我經常碰到旋。

他一邊和我上網,一邊和我講他在初中時的奇聞趣事,偶爾還教我打籃球,教我彈吉他。

不只不覺間,我便把他當成了我的哥哥,一個陽光,又充滿智慧的哥哥。

玩玩鬧鬧,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過我卻沒有在學校里碰到過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網吧找下他,問問他的班級。

在逛過無數家網吧后,我還是回到了我的大本營,東星附近的那家小網吧,進去之后,我隨便找了個座位便坐了下來,打開電腦后便四處張望著。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邊的這家伙,還真像旋,不過這家伙卻蓬頭垢面的,臟兮兮的一點也沒有旋的氣質,趴在坐姿上打著呼嚕,看來又是一個流浪兒,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著我的游戲來。

玩著玩著,我忽然聽到耳邊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對我說:“你退步了”

進入狀態后的我沒有太在意,只是將這個聲音的來源當做網吧里常見的熟客而已,便隨口說:“沒時間練習。”

“聲援”似乎發現了我沒有把他當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這場比賽打完,我才扭過頭去看他,坐在我旁邊說話的這

第8篇:網聊出逃記

注明:老雪(我) よ呦のな澪¢(我的朋友,雨)

呼~經過數次的挑戰,我終于在中午,從老弟的手中吧電腦“拯救”了出來。哇哈哈哈~~現在終于又可以當回我的“蜘蛛”啦~~!

我忙打開QQ和雨聊了起來,誰知……天有不測風云……“小雪啊!快來幫忙做工啦!你是不是又在上網啦?我可告訴你啊,再上我就把你丟出去了!快來!”嗚嗚~我就是命苦啊! 聽著老媽的叫喊,我的手指如蝴蝶般飛快地在鍵盤上跳起舞來:

老雪 12:59:28

我要下了哦……

老雪 12:59:38

當可憐的童工去了啊……

よ呦のな澪¢ 12:59:37

不是吧!又要工作哦~

老雪 12:59:44

恩……!

よ呦のな澪¢ 12:59:43

哪你還來我家莫?

老雪 12:59:51

不去……

よ呦のな澪¢ 12:59:52

啊……你來啦

老雪 12:59:54

去不了……

よ呦のな澪¢ 13:00:02

嗚嗚……那你溜出來啊

老雪 13:00:24

溜個P!我媽就在大門口……

よ呦のな澪¢ 13:00:36

你走小門啊

老雪 13:02:01

去……

老雪 13:02:12

小門鎖著……

よ呦のな澪¢ 13:02:34

拿鑰匙啊

老雪 13:02:44

去……

よ呦のな澪¢ 13:02:55

嗚嗚~你來啦來啦

老雪 13:03:05

鬼知道鑰匙在哪

よ呦のな澪¢ 13:04:08

你家小門多者呢 ,隨便找一個啊

老雪 13:04:24

都沒開啦

よ呦のな澪¢ 13:04:33

你撬開啊

老雪 13:05:33

橇P啦!

老雪 13:05:51

你教我啊?

よ呦のな澪¢ 13:06:05

你一腳踹開

老雪 13:06:13

踹毛啦!

老雪 13:06:28

有鐵門你踹啊……

よ呦のな澪¢ 13:06:57

拿錘子砸

老雪 13:07:14

壞了你賠錢啊……

よ呦のな澪¢ 13:07:27

不要不要

我看著屏幕,忽然聽到身邊傳來一聲叫喊:“姐姐!媽媽都叫你下去了,你怎么還在上網啊?!你快起來啦!我要上!”老妹說著還扯著我的衣服,一臉要哭的表情。我眉頭皺了皺,對著她一甩手:“去!你給我旁邊玩去!我可告訴你,不·許·哭!否則等等我揍你!聽懂了沒?!”只見老妹一臉想哭又不敢哭的委屈樣,恨恨地掉頭就走。

我十分滿意地看著老妹走開,這時候電腦上QQ的頭上又開始閃動:

よ呦のな澪¢13:05:41

那你說怎么辦……

老雪 13:05:58

能怎么辦?那我就不去嘍~

よ呦のな澪¢ 13:06:14

不要啦~~不要啦~~我,我幫你想想辦法……

隨即,電腦那邊變得安靜……估計這小妮子也沒轍了吧~

“小雪~!你快給我下來!欺負你妹不說,居然還接著上網!”樓下發出一陣“河東獅吼”嚇得我差點從椅子上跌下去。該死的~她(老妹)居然敢給我去告狀!她死定了!

想著我給雨發了個“對不起”的頭像,說我不能再陪她了,得當童工去了。

雨急急地給我回了個:等等等等,我想到辦法了!

我挑了挑眉毛,想到了?不會是什么餿主意吧?

我發給她一個問號。

よ呦のな澪¢ 13:07:54

你趁你媽上廁所的空檔溜出來呀(我暈了)

老雪 13:08:14

我媽媽不上廁所……暫時……

よ呦のな澪¢ 13:08:31

那你給她倒水

讓我討好我媽?不是吧……

老雪 13:08:43

去……我才不要

よ呦のな澪¢ 13:08:43

喝多了她就上了 (額……我無語……)

老雪 13:08:53

我倒她也不喝啊……

よ呦のな澪¢ 13:08:57

沒事啦

よ呦のな澪¢ 13:08:59

去啦

老雪 13:09:13

除非我瘋了……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你 就瘋一回吧

老雪 13:08:58

…………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要不,你把你弟打哭了,你趁你媽上來罵你的檔溜出去!

老雪 13:08:58

我找揍啊!

よ呦のな澪¢ 13:09:34

你本來就找揍……

老雪 13:08:58注明:老雪(我) よ呦のな澪¢(我的朋友,雨)

呼~經過數次的挑戰,我終于在中午,從老弟的手中吧電腦“拯救”了出來。哇哈哈哈~~現在終于又可以當回我的“蜘蛛”啦~~!

我忙打開QQ和雨聊了起來,誰知……天有不測風云……“小雪啊!快來幫忙做工啦!你是不是又在上網啦?我可告訴你啊,再上我就把你丟出去了!快來!”嗚嗚~我就是命苦啊! 聽著老媽的叫喊,我的手指如蝴蝶般飛快地在鍵盤上跳起舞來:

老雪 12:59:28

我要下了哦……

老雪 12:59:38

當可憐的童工去了啊……

よ呦のな澪¢ 12:59:37

不是吧!又要工作哦~

老雪 12:59:44

恩……!

よ呦のな澪¢ 12:59:43

哪你還來我家莫?

老雪 12:59:51

不去……

よ呦のな澪¢ 12:59:52

啊……你來啦

老雪 12:59:54

去不了……

よ呦のな澪¢ 13:00:02

嗚嗚……那你溜出來啊

老雪 13:00:24

溜個P!我媽就在大門口……

よ呦のな澪¢ 13:00:36

你走小門啊

老雪 13:02:01

去……

老雪 13:02:12

小門鎖著……

よ呦のな澪¢ 13:02:34

拿鑰匙啊

老雪 13:02:44

去……

よ呦のな澪¢ 13:02:55

嗚嗚~你來啦來啦

老雪 13:03:05

鬼知道鑰匙在哪

よ呦のな澪¢ 13:04:08

你家小門多者呢 ,隨便找一個啊

老雪 13:04:24

都沒開啦

よ呦のな澪¢ 13:04:33

你撬開啊

老雪 13:05:33

橇P啦!

老雪 13:05:51

你教我啊?

よ呦のな澪¢ 13:06:05

你一腳踹開

老雪 13:06:13

踹毛啦!

老雪 13:06:28

有鐵門你踹啊……

よ呦のな澪¢ 13:06:57

拿錘子砸

老雪 13:07:14

壞了你賠錢啊……

よ呦のな澪¢ 13:07:27

不要不要

我看著屏幕,忽然聽到身邊傳來一聲叫喊:“姐姐!媽媽都叫你下去了,你怎么還在上網啊?!你快起來啦!我要上!”老妹說著還扯著我的衣服,一臉要哭的表情。我眉頭皺了皺,對著她一甩手:“去!你給我旁邊玩去!我可告訴你,不·許·哭!否則等等我揍你!聽懂了沒?!”只見老妹一臉想哭又不敢哭的委屈樣,恨恨地掉頭就走。

我十分滿意地看著老妹走開,這時候電腦上QQ的頭上又開始閃動:

よ呦のな澪¢13:05:41

那你說怎么辦……

老雪 13:05:58

能怎么辦?那我就不去嘍~

よ呦のな澪¢ 13:06:14

不要啦~~不要啦~~我,我幫你想想辦法……

隨即,電腦那邊變得安靜……估計這小妮子也沒轍了吧~

“小雪~!你快給我下來!欺負你妹不說,居然還接著上網!”樓下發出一陣“河東獅吼”嚇得我差點從椅子上跌下去。該死的~她(老妹)居然敢給我去告狀!她死定了!

想著我給雨發了個“對不起”的頭像,說我不能再陪她了,得當童工去了。

雨急急地給我回了個:等等等等,我想到辦法了!

我挑了挑眉毛,想到了?不會是什么餿主意吧?

我發給她一個問號。

よ呦のな澪¢ 13:07:54

你趁你媽上廁所的空檔溜出來呀(我暈了)

老雪 13:08:14

我媽媽不上廁所……暫時……

よ呦のな澪¢ 13:08:31

那你給她倒水

讓我討好我媽?不是吧……

老雪 13:08:43

去……我才不要

よ呦のな澪¢ 13:08:43

喝多了她就上了 (額……我無語……)

老雪 13:08:53

我倒她也不喝啊……

よ呦のな澪¢ 13:08:57

沒事啦

よ呦のな澪¢ 13:08:59

去啦

老雪 13:09:13

除非我瘋了……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你 就瘋一回吧

老雪 13:08:58

…………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要不,你把你弟打哭了,你趁你媽上來罵你的檔溜出去!

老雪 13:08:58

我找揍啊!

よ呦のな澪¢ 13:09:34

你本來就找揍……

老雪 13:08:58注明:老雪(我) よ呦のな澪¢(我的朋友,雨)

呼~經過數次的挑戰,我終于在中午,從老弟的手中吧電腦“拯救”了出來。哇哈哈哈~~現在終于又可以當回我的“蜘蛛”啦~~!

我忙打開QQ和雨聊了起來,誰知……天有不測風云……“小雪啊!快來幫忙做工啦!你是不是又在上網啦?我可告訴你啊,再上我就把你丟出去了!快來!”嗚嗚~我就是命苦啊! 聽著老媽的叫喊,我的手指如蝴蝶般飛快地在鍵盤上跳起舞來:

老雪 12:59:28

我要下了哦……

老雪 12:59:38

當可憐的童工去了啊……

よ呦のな澪¢ 12:59:37

不是吧!又要工作哦~

老雪 12:59:44

恩……!

よ呦のな澪¢ 12:59:43

哪你還來我家莫?

老雪 12:59:51

不去……

よ呦のな澪¢ 12:59:52

啊……你來啦

老雪 12:59:54

去不了……

よ呦のな澪¢ 13:00:02

嗚嗚……那你溜出來啊

老雪 13:00:24

溜個P!我媽就在大門口……

よ呦のな澪¢ 13:00:36

你走小門啊

老雪 13:02:01

去……

老雪 13:02:12

小門鎖著……

よ呦のな澪¢ 13:02:34

拿鑰匙啊

老雪 13:02:44

去……

よ呦のな澪¢ 13:02:55

嗚嗚~你來啦來啦

老雪 13:03:05

鬼知道鑰匙在哪

よ呦のな澪¢ 13:04:08

你家小門多者呢 ,隨便找一個啊

老雪 13:04:24

都沒開啦

よ呦のな澪¢ 13:04:33

你撬開啊

老雪 13:05:33

橇P啦!

老雪 13:05:51

你教我啊?

よ呦のな澪¢ 13:06:05

你一腳踹開

老雪 13:06:13

踹毛啦!

老雪 13:06:28

有鐵門你踹啊……

よ呦のな澪¢ 13:06:57

拿錘子砸

老雪 13:07:14

壞了你賠錢啊……

よ呦のな澪¢ 13:07:27

不要不要

我看著屏幕,忽然聽到身邊傳來一聲叫喊:“姐姐!媽媽都叫你下去了,你怎么還在上網啊?!你快起來啦!我要上!”老妹說著還扯著我的衣服,一臉要哭的表情。我眉頭皺了皺,對著她一甩手:“去!你給我旁邊玩去!我可告訴你,不·許·哭!否則等等我揍你!聽懂了沒?!”只見老妹一臉想哭又不敢哭的委屈樣,恨恨地掉頭就走。

我十分滿意地看著老妹走開,這時候電腦上QQ的頭上又開始閃動:

よ呦のな澪¢13:05:41

那你說怎么辦……

老雪 13:05:58

能怎么辦?那我就不去嘍~

よ呦のな澪¢ 13:06:14

不要啦~~不要啦~~我,我幫你想想辦法……

隨即,電腦那邊變得安靜……估計這小妮子也沒轍了吧~

“小雪~!你快給我下來!欺負你妹不說,居然還接著上網!”樓下發出一陣“河東獅吼”嚇得我差點從椅子上跌下去。該死的~她(老妹)居然敢給我去告狀!她死定了!

想著我給雨發了個“對不起”的頭像,說我不能再陪她了,得當童工去了。

雨急急地給我回了個:等等等等,我想到辦法了!

我挑了挑眉毛,想到了?不會是什么餿主意吧?

我發給她一個問號。

よ呦のな澪¢ 13:07:54

你趁你媽上廁所的空檔溜出來呀(我暈了)

老雪 13:08:14

我媽媽不上廁所……暫時……

よ呦のな澪¢ 13:08:31

那你給她倒水

讓我討好我媽?不是吧……

老雪 13:08:43

去……我才不要

よ呦のな澪¢ 13:08:43

喝多了她就上了 (額……我無語……)

老雪 13:08:53

我倒她也不喝啊……

よ呦のな澪¢ 13:08:57

沒事啦

よ呦のな澪¢ 13:08:59

去啦

老雪 13:09:13

除非我瘋了……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你 就瘋一回吧

老雪 13:08:58

…………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要不,你把你弟打哭了,你趁你媽上來罵你的檔溜出去!

老雪 13:08:58

我找揍啊!

よ呦のな澪¢ 13:09:34

你本來就找揍……

老雪 13:08:58注明:老雪(我) よ呦のな澪¢(我的朋友,雨)

呼~經過數次的挑戰,我終于在中午,從老弟的手中吧電腦“拯救”了出來。哇哈哈哈~~現在終于又可以當回我的“蜘蛛”啦~~!

我忙打開QQ和雨聊了起來,誰知……天有不測風云……“小雪啊!快來幫忙做工啦!你是不是又在上網啦?我可告訴你啊,再上我就把你丟出去了!快來!”嗚嗚~我就是命苦啊! 聽著老媽的叫喊,我的手指如蝴蝶般飛快地在鍵盤上跳起舞來:

老雪 12:59:28

我要下了哦……

老雪 12:59:38

當可憐的童工去了啊……

よ呦のな澪¢ 12:59:37

不是吧!又要工作哦~

老雪 12:59:44

恩……!

よ呦のな澪¢ 12:59:43

哪你還來我家莫?

老雪 12:59:51

不去……

よ呦のな澪¢ 12:59:52

啊……你來啦

老雪 12:59:54

去不了……

よ呦のな澪¢ 13:00:02

嗚嗚……那你溜出來啊

老雪 13:00:24

溜個P!我媽就在大門口……

よ呦のな澪¢ 13:00:36

你走小門啊

老雪 13:02:01

去……

老雪 13:02:12

小門鎖著……

よ呦のな澪¢ 13:02:34

拿鑰匙啊

老雪 13:02:44

去……

よ呦のな澪¢ 13:02:55

嗚嗚~你來啦來啦

老雪 13:03:05

鬼知道鑰匙在哪

よ呦のな澪¢ 13:04:08

你家小門多者呢 ,隨便找一個啊

老雪 13:04:24

都沒開啦

よ呦のな澪¢ 13:04:33

你撬開啊

老雪 13:05:33

橇P啦!

老雪 13:05:51

你教我啊?

よ呦のな澪¢ 13:06:05

你一腳踹開

老雪 13:06:13

踹毛啦!

老雪 13:06:28

有鐵門你踹啊……

よ呦のな澪¢ 13:06:57

拿錘子砸

老雪 13:07:14

壞了你賠錢啊……

よ呦のな澪¢ 13:07:27

不要不要

我看著屏幕,忽然聽到身邊傳來一聲叫喊:“姐姐!媽媽都叫你下去了,你怎么還在上網啊?!你快起來啦!我要上!”老妹說著還扯著我的衣服,一臉要哭的表情。我眉頭皺了皺,對著她一甩手:“去!你給我旁邊玩去!我可告訴你,不·許·哭!否則等等我揍你!聽懂了沒?!”只見老妹一臉想哭又不敢哭的委屈樣,恨恨地掉頭就走。

我十分滿意地看著老妹走開,這時候電腦上QQ的頭上又開始閃動:

よ呦のな澪¢13:05:41

那你說怎么辦……

老雪 13:05:58

能怎么辦?那我就不去嘍~

よ呦のな澪¢ 13:06:14

不要啦~~不要啦~~我,我幫你想想辦法……

隨即,電腦那邊變得安靜……估計這小妮子也沒轍了吧~

“小雪~!你快給我下來!欺負你妹不說,居然還接著上網!”樓下發出一陣“河東獅吼”嚇得我差點從椅子上跌下去。該死的~她(老妹)居然敢給我去告狀!她死定了!

想著我給雨發了個“對不起”的頭像,說我不能再陪她了,得當童工去了。

雨急急地給我回了個:等等等等,我想到辦法了!

我挑了挑眉毛,想到了?不會是什么餿主意吧?

我發給她一個問號。

よ呦のな澪¢ 13:07:54

你趁你媽上廁所的空檔溜出來呀(我暈了)

老雪 13:08:14

我媽媽不上廁所……暫時……

よ呦のな澪¢ 13:08:31

那你給她倒水

讓我討好我媽?不是吧……

老雪 13:08:43

去……我才不要

よ呦のな澪¢ 13:08:43

喝多了她就上了 (額……我無語……)

老雪 13:08:53

我倒她也不喝啊……

よ呦のな澪¢ 13:08:57

沒事啦

よ呦のな澪¢ 13:08:59

去啦

老雪 13:09:13

除非我瘋了……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你 就瘋一回吧

老雪 13:08:58

…………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要不,你把你弟打哭了,你趁你媽上來罵你的檔溜出去!

老雪 13:08:58

我找揍啊!

よ呦のな澪¢ 13:09:34

你本來就找揍……

老雪 13:08:58注明:老雪(我) よ呦のな澪¢(我的朋友,雨)

呼~經過數次的挑戰,我終于在中午,從老弟的手中吧電腦“拯救”了出來。哇哈哈哈~~現在終于又可以當回我的“蜘蛛”啦~~!

我忙打開QQ和雨聊了起來,誰知……天有不測風云……“小雪啊!快來幫忙做工啦!你是不是又在上網啦?我可告訴你啊,再上我就把你丟出去了!快來!”嗚嗚~我就是命苦啊! 聽著老媽的叫喊,我的手指如蝴蝶般飛快地在鍵盤上跳起舞來:

老雪 12:59:28

我要下了哦……

老雪 12:59:38

當可憐的童工去了啊……

よ呦のな澪¢ 12:59:37

不是吧!又要工作哦~

老雪 12:59:44

恩……!

よ呦のな澪¢ 12:59:43

哪你還來我家莫?

老雪 12:59:51

不去……

よ呦のな澪¢ 12:59:52

啊……你來啦

老雪 12:59:54

去不了……

よ呦のな澪¢ 13:00:02

嗚嗚……那你溜出來啊

老雪 13:00:24

溜個P!我媽就在大門口……

よ呦のな澪¢ 13:00:36

你走小門啊

老雪 13:02:01

去……

老雪 13:02:12

小門鎖著……

よ呦のな澪¢ 13:02:34

拿鑰匙啊

老雪 13:02:44

去……

よ呦のな澪¢ 13:02:55

嗚嗚~你來啦來啦

老雪 13:03:05

鬼知道鑰匙在哪

よ呦のな澪¢ 13:04:08

你家小門多者呢 ,隨便找一個啊

老雪 13:04:24

都沒開啦

よ呦のな澪¢ 13:04:33

你撬開啊

老雪 13:05:33

橇P啦!

老雪 13:05:51

你教我啊?

よ呦のな澪¢ 13:06:05

你一腳踹開

老雪 13:06:13

踹毛啦!

老雪 13:06:28

有鐵門你踹啊……

よ呦のな澪¢ 13:06:57

拿錘子砸

老雪 13:07:14

壞了你賠錢啊……

よ呦のな澪¢ 13:07:27

不要不要

我看著屏幕,忽然聽到身邊傳來一聲叫喊:“姐姐!媽媽都叫你下去了,你怎么還在上網啊?!你快起來啦!我要上!”老妹說著還扯著我的衣服,一臉要哭的表情。我眉頭皺了皺,對著她一甩手:“去!你給我旁邊玩去!我可告訴你,不·許·哭!否則等等我揍你!聽懂了沒?!”只見老妹一臉想哭又不敢哭的委屈樣,恨恨地掉頭就走。

我十分滿意地看著老妹走開,這時候電腦上QQ的頭上又開始閃動:

よ呦のな澪¢13:05:41

那你說怎么辦……

老雪 13:05:58

能怎么辦?那我就不去嘍~

よ呦のな澪¢ 13:06:14

不要啦~~不要啦~~我,我幫你想想辦法……

隨即,電腦那邊變得安靜……估計這小妮子也沒轍了吧~

“小雪~!你快給我下來!欺負你妹不說,居然還接著上網!”樓下發出一陣“河東獅吼”嚇得我差點從椅子上跌下去。該死的~她(老妹)居然敢給我去告狀!她死定了!

想著我給雨發了個“對不起”的頭像,說我不能再陪她了,得當童工去了。

雨急急地給我回了個:等等等等,我想到辦法了!

我挑了挑眉毛,想到了?不會是什么餿主意吧?

我發給她一個問號。

よ呦のな澪¢ 13:07:54

你趁你媽上廁所的空檔溜出來呀(我暈了)

老雪 13:08:14

我媽媽不上廁所……暫時……

よ呦のな澪¢ 13:08:31

那你給她倒水

讓我討好我媽?不是吧……

老雪 13:08:43

去……我才不要

よ呦のな澪¢ 13:08:43

喝多了她就上了 (額……我無語……)

老雪 13:08:53

我倒她也不喝啊……

よ呦のな澪¢ 13:08:57

沒事啦

よ呦のな澪¢ 13:08:59

去啦

老雪 13:09:13

除非我瘋了……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你 就瘋一回吧

老雪 13:08:58

…………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要不,你把你弟打哭了,你趁你媽上來罵你的檔溜出去!

老雪 13:08:58

我找揍啊!

よ呦のな澪¢ 13:09:34

你本來就找揍……

老雪 13:08:58注明:老雪(我) よ呦のな澪¢(我的朋友,雨)

呼~經過數次的挑戰,我終于在中午,從老弟的手中吧電腦“拯救”了出來。哇哈哈哈~~現在終于又可以當回我的“蜘蛛”啦~~!

我忙打開QQ和雨聊了起來,誰知……天有不測風云……“小雪啊!快來幫忙做工啦!你是不是又在上網啦?我可告訴你啊,再上我就把你丟出去了!快來!”嗚嗚~我就是命苦啊! 聽著老媽的叫喊,我的手指如蝴蝶般飛快地在鍵盤上跳起舞來:

老雪 12:59:28

我要下了哦……

老雪 12:59:38

當可憐的童工去了啊……

よ呦のな澪¢ 12:59:37

不是吧!又要工作哦~

老雪 12:59:44

恩……!

よ呦のな澪¢ 12:59:43

哪你還來我家莫?

老雪 12:59:51

不去……

よ呦のな澪¢ 12:59:52

啊……你來啦

老雪 12:59:54

去不了……

よ呦のな澪¢ 13:00:02

嗚嗚……那你溜出來啊

老雪 13:00:24

溜個P!我媽就在大門口……

よ呦のな澪¢ 13:00:36

你走小門啊

老雪 13:02:01

去……

老雪 13:02:12

小門鎖著……

よ呦のな澪¢ 13:02:34

拿鑰匙啊

老雪 13:02:44

去……

よ呦のな澪¢ 13:02:55

嗚嗚~你來啦來啦

老雪 13:03:05

鬼知道鑰匙在哪

よ呦のな澪¢ 13:04:08

你家小門多者呢 ,隨便找一個啊

老雪 13:04:24

都沒開啦

よ呦のな澪¢ 13:04:33

你撬開啊

老雪 13:05:33

橇P啦!

老雪 13:05:51

你教我啊?

よ呦のな澪¢ 13:06:05

你一腳踹開

老雪 13:06:13

踹毛啦!

老雪 13:06:28

有鐵門你踹啊……

よ呦のな澪¢ 13:06:57

拿錘子砸

老雪 13:07:14

壞了你賠錢啊……

よ呦のな澪¢ 13:07:27

不要不要

我看著屏幕,忽然聽到身邊傳來一聲叫喊:“姐姐!媽媽都叫你下去了,你怎么還在上網啊?!你快起來啦!我要上!”老妹說著還扯著我的衣服,一臉要哭的表情。我眉頭皺了皺,對著她一甩手:“去!你給我旁邊玩去!我可告訴你,不·許·哭!否則等等我揍你!聽懂了沒?!”只見老妹一臉想哭又不敢哭的委屈樣,恨恨地掉頭就走。

我十分滿意地看著老妹走開,這時候電腦上QQ的頭上又開始閃動:

よ呦のな澪¢13:05:41

那你說怎么辦……

老雪 13:05:58

能怎么辦?那我就不去嘍~

よ呦のな澪¢ 13:06:14

不要啦~~不要啦~~我,我幫你想想辦法……

隨即,電腦那邊變得安靜……估計這小妮子也沒轍了吧~

“小雪~!你快給我下來!欺負你妹不說,居然還接著上網!”樓下發出一陣“河東獅吼”嚇得我差點從椅子上跌下去。該死的~她(老妹)居然敢給我去告狀!她死定了!

想著我給雨發了個“對不起”的頭像,說我不能再陪她了,得當童工去了。

雨急急地給我回了個:等等等等,我想到辦法了!

我挑了挑眉毛,想到了?不會是什么餿主意吧?

我發給她一個問號。

よ呦のな澪¢ 13:07:54

你趁你媽上廁所的空檔溜出來呀(我暈了)

老雪 13:08:14

我媽媽不上廁所……暫時……

よ呦のな澪¢ 13:08:31

那你給她倒水

讓我討好我媽?不是吧……

老雪 13:08:43

去……我才不要

よ呦のな澪¢ 13:08:43

喝多了她就上了 (額……我無語……)

老雪 13:08:53

我倒她也不喝啊……

よ呦のな澪¢ 13:08:57

沒事啦

よ呦のな澪¢ 13:08:59

去啦

老雪 13:09:13

除非我瘋了……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你 就瘋一回吧

老雪 13:08:58

…………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要不,你把你弟打哭了,你趁你媽上來罵你的檔溜出去!

老雪 13:08:58

我找揍啊!

よ呦のな澪¢ 13:09:34

你本來就找揍……

老雪 13:08:58注明:老雪(我) よ呦のな澪¢(我的朋友,雨)

呼~經過數次的挑戰,我終于在中午,從老弟的手中吧電腦“拯救”了出來。哇哈哈哈~~現在終于又可以當回我的“蜘蛛”啦~~!

我忙打開QQ和雨聊了起來,誰知……天有不測風云……“小雪啊!快來幫忙做工啦!你是不是又在上網啦?我可告訴你啊,再上我就把你丟出去了!快來!”嗚嗚~我就是命苦啊! 聽著老媽的叫喊,我的手指如蝴蝶般飛快地在鍵盤上跳起舞來:

老雪 12:59:28

我要下了哦……

老雪 12:59:38

當可憐的童工去了啊……

よ呦のな澪¢ 12:59:37

不是吧!又要工作哦~

老雪 12:59:44

恩……!

よ呦のな澪¢ 12:59:43

哪你還來我家莫?

老雪 12:59:51

不去……

よ呦のな澪¢ 12:59:52

啊……你來啦

老雪 12:59:54

去不了……

よ呦のな澪¢ 13:00:02

嗚嗚……那你溜出來啊

老雪 13:00:24

溜個P!我媽就在大門口……

よ呦のな澪¢ 13:00:36

你走小門啊

老雪 13:02:01

去……

老雪 13:02:12

小門鎖著……

よ呦のな澪¢ 13:02:34

拿鑰匙啊

老雪 13:02:44

去……

よ呦のな澪¢ 13:02:55

嗚嗚~你來啦來啦

老雪 13:03:05

鬼知道鑰匙在哪

よ呦のな澪¢ 13:04:08

你家小門多者呢 ,隨便找一個啊

老雪 13:04:24

都沒開啦

よ呦のな澪¢ 13:04:33

你撬開啊

老雪 13:05:33

橇P啦!

老雪 13:05:51

你教我啊?

よ呦のな澪¢ 13:06:05

你一腳踹開

老雪 13:06:13

踹毛啦!

老雪 13:06:28

有鐵門你踹啊……

よ呦のな澪¢ 13:06:57

拿錘子砸

老雪 13:07:14

壞了你賠錢啊……

よ呦のな澪¢ 13:07:27

不要不要

我看著屏幕,忽然聽到身邊傳來一聲叫喊:“姐姐!媽媽都叫你下去了,你怎么還在上網啊?!你快起來啦!我要上!”老妹說著還扯著我的衣服,一臉要哭的表情。我眉頭皺了皺,對著她一甩手:“去!你給我旁邊玩去!我可告訴你,不·許·哭!否則等等我揍你!聽懂了沒?!”只見老妹一臉想哭又不敢哭的委屈樣,恨恨地掉頭就走。

我十分滿意地看著老妹走開,這時候電腦上QQ的頭上又開始閃動:

よ呦のな澪¢13:05:41

那你說怎么辦……

老雪 13:05:58

能怎么辦?那我就不去嘍~

よ呦のな澪¢ 13:06:14

不要啦~~不要啦~~我,我幫你想想辦法……

隨即,電腦那邊變得安靜……估計這小妮子也沒轍了吧~

“小雪~!你快給我下來!欺負你妹不說,居然還接著上網!”樓下發出一陣“河東獅吼”嚇得我差點從椅子上跌下去。該死的~她(老妹)居然敢給我去告狀!她死定了!

想著我給雨發了個“對不起”的頭像,說我不能再陪她了,得當童工去了。

雨急急地給我回了個:等等等等,我想到辦法了!

我挑了挑眉毛,想到了?不會是什么餿主意吧?

我發給她一個問號。

よ呦のな澪¢ 13:07:54

你趁你媽上廁所的空檔溜出來呀(我暈了)

老雪 13:08:14

我媽媽不上廁所……暫時……

よ呦のな澪¢ 13:08:31

那你給她倒水

讓我討好我媽?不是吧……

老雪 13:08:43

去……我才不要

よ呦のな澪¢ 13:08:43

喝多了她就上了 (額……我無語……)

老雪 13:08:53

我倒她也不喝啊……

よ呦のな澪¢ 13:08:57

沒事啦

よ呦のな澪¢ 13:08:59

去啦

老雪 13:09:13

除非我瘋了……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你 就瘋一回吧

老雪 13:08:58

…………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要不,你把你弟打哭了,你趁你媽上來罵你的檔溜出去!

老雪 13:08:58

我找揍啊!

よ呦のな澪¢ 13:09:34

你本來就找揍……

老雪 13:08:58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
    《我家的小電腦作文700字》最新評論
    pk10北京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