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簡譜吧 >作文 >機器人能干什么()作文1000字

機器人能干什么()

時間:2015-04-18 12:25 | 閱讀:22499

第1篇:(電腦)家的(投訴書)

尊敬的“最高級電腦法院”:

尊敬的院長,您好。或許您固執得認為我們電腦家族走在時尚的最尖端,應該是享受著人類的百般寵愛的,所以您將不會接受我們對那個令我們厭惡至極的人類的起訴+哭訴。可是,我們實在是被人類折磨得可謂是進入到了水深火熱之中,我們也是萬不得已才給您添這個麻煩的。另外,或許您會以“人類太強大”為理由駁回我們的上訴,可是我們還是要向您竹筒倒豆子一般傾訴我們的苦衷,至少,在說完這些話以后,我們的心情會顯得稍微舒服一些。

咳咳,作為五大兄弟之中的老二,顯示屏――我,在老大主機出差的特殊情況下,有權力第一個發言。院長大人呀,您可是有所不知,我們五大兄弟的小主人是一個十分令我們厭惡的人。從2005年12月25日開始,他就開始病入膏肓地開始迷戀上了一個叫“中小學生創新作文網”的作文網站。這個網站吹得可牛氣了,還說是什么“中國第一教育網站”!我們的小主人自從愛上了它,就天天對著我兩眼放光,我就奇怪了,這個破爛網站除了能幫助小主人提高一點點作文水平還能干什么?雖然我清楚,小主人的理想是當一名偉大的大作家,像巴金那樣的,可他天天忙碌地根本不讓我休息了,他一連接網線就是6、7個小時,雖然他的爸爸媽媽經常批評他讓他下線,可他總是不可救藥地邊說“等等”邊往我的胸前伸頭,就跟個長頸鹿似的。現在呢,我已經忍氣吞聲一年了,小主人依然在LOOK AI著我,而我也習慣了每天睡眠不足、運行急馳、天天熊貓眼、N年不洗澡(不給我擦干凈顯示屏幕)!不過,自從聽了同伴們敘述的他們的幸福生活后,我就下定了決心,義憤填膺地起訴了小主人和創新作文網!

作為老三的我――“偉大”的鍵盤,我的生活可比老大還要苦。小主人自從“飛”到了初中版試水后,就開始越加地積極了,差不多是三天一詩歌,五天一小說,效率極高地往上發。他天天敲擊著我,“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不停得給我制造傷痕。這就夠我受的了,而且他在QQ上還不停地和他的那些好朋友們談論著寫作的手法,把我累得夠嗆。這樣還不算,那個初中版的寒鴉老大竟然在電話中用一種毋庸質疑的口氣說他已經忘記了小主人!這可讓主人的奮斗之火燎燎燃燒了起來,他開始不停地在BBS里活躍地發帖子、跟帖子、頂帖子,還不停交友、留言,這讓我的工作更加繁忙了。你說忙就忙吧,只要主人能保養好了我就行了。可是小主人卻真的已經迷戀上了這個網站,他經常吃喝都在電腦桌前面解決,有些蛋糕渣、飲料水都滲入到了我的內部。現在,我的幾個重要屬下(A鍵、3鍵、上行鍵、CTRL鍵……)都已經瀕臨“報廢”了。我就奇怪了,小主人不是在《少年電腦世界》上已經發現了鍵盤的保養方法了么?他怎么就不實行呢?為此,我希望法官能替我說句公道話!

老四,就是我了――光電滑輪高級鼠標!我的名字可帥氣了,功能也是面面俱到,可是小主人偏偏就是不寵愛我,還天天“虐待”我!他在那個可惡的“創網”上,不時地點擊一下當天的強力推薦、精華文章,或者是BBS里面的帖子。他不停地點擊,不停地打開,把我累得已經不像鼠標,而像“變形怪物”了!而且他在瀏覽各大文學社的時候,還總喜歡用我的滑輪滑過來滑過去的,用的力氣那么大,我都快疼死了!可我畢竟不能說話,必須忍下去。現在,一年過去了,我也基本上成為一個“垃圾品”了,因為小主人越來越變本加厲了,他開始不停搖我、砸我,因為我已經衰老了,動作也不靈活了。哎,院長呀院長,你知不知道,其實他只要保護好了我,我就會“康復”了呀!

身為老小(老五)的打印機,也就是我。雖然我的四個哥哥都很疼愛我,可我還是受了不少的委屈。我的小主人為了少受輻射、多看作文,他經常會利用我打印下來那些好作文、好片段,用心地閱讀。雖然這點我不太反對,畢竟主人積極上進的精神還是值得表揚的,可是那個什么“創新作文網”也太花里胡哨了,里面的文章都有什么彩色包裝封皮,主人在打印時就會很熟練地把這些彩皮也打印下來,這讓我的彩噴大將也受了不少苦。這還不算什么,最苦的是主人不知道打印機在打彩噴時速度很慢,所以在有打彩噴速度緩慢時,他就會很暴躁地敲擊著我的頭盔,幸虧我有JAY贊助的“黃金甲”,要不我早就成了報廢機器了。而且小主人還總是因為寫作文太忙,所以不給我換上新的、好用的墨盒,這可讓我著實很苦惱。顯示屏二哥明明已經給他出了緊急對話框,告訴了他墨水不夠,可他依然裝做一副尊敬的“最高級電腦法院”:

尊敬的院長,您好。或許您固執得認為我們電腦家族走在時尚的最尖端,應該是享受著人類的百般寵愛的,所以您將不會接受我們對那個令我們厭惡至極的人類的起訴+哭訴。可是,我們實在是被人類折磨得可謂是進入到了水深火熱之中,我們也是萬不得已才給您添這個麻煩的。另外,或許您會以“人類太強大”為理由駁回我們的上訴,可是我們還是要向您竹筒倒豆子一般傾訴我們的苦衷,至少,在說完這些話以后,我們的心情會顯得稍微舒服一些。

咳咳,作為五大兄弟之中的老二,顯示屏――我,在老大主機出差的特殊情況下,有權力第一個發言。院長大人呀,您可是有所不知,我們五大兄弟的小主人是一個十分令我們厭惡的人。從2005年12月25日開始,他就開始病入膏肓地開始迷戀上了一個叫“中小學生創新作文網”的作文網站。這個網站吹得可牛氣了,還說是什么“中國第一教育網站”!我們的小主人自從愛上了它,就天天對著我兩眼放光,我就奇怪了,這個破爛網站除了能幫助小主人提高一點點作文水平還能干什么?雖然我清楚,小主人的理想是當一名偉大的大作家,像巴金那樣的,可他天天忙碌地根本不讓我休息了,他一連接網線就是6、7個小時,雖然他的爸爸媽媽經常批評他讓他下線,可他總是不可救藥地邊說“等等”邊往我的胸前伸頭,就跟個長頸鹿似的。現在呢,我已經忍氣吞聲一年了,小主人依然在LOOK AI著我,而我也習慣了每天睡眠不足、運行急馳、天天熊貓眼、N年不洗澡(不給我擦干凈顯示屏幕)!不過,自從聽了同伴們敘述的他們的幸福生活后,我就下定了決心,義憤填膺地起訴了小主人和創新作文網!

作為老三的我――“偉大”的鍵盤,我的生活可比老大還要苦。小主人自從“飛”到了初中版試水后,就開始越加地積極了,差不多是三天一詩歌,五天一小說,效率極高地往上發。他天天敲擊著我,“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不停得給我制造傷痕。這就夠我受的了,而且他在QQ上還不停地和他的那些好朋友們談論著寫作的手法,把我累得夠嗆。這樣還不算,那個初中版的寒鴉老大竟然在電話中用一種毋庸質疑的口氣說他已經忘記了小主人!這可讓主人的奮斗之火燎燎燃燒了起來,他開始不停地在BBS里活躍地發帖子、跟帖子、頂帖子,還不停交友、留言,這讓我的工作更加繁忙了。你說忙就忙吧,只要主人能保養好了我就行了。可是小主人卻真的已經迷戀上了這個網站,他經常吃喝都在電腦桌前面解決,有些蛋糕渣、飲料水都滲入到了我的內部。現在,我的幾個重要屬下(A鍵、3鍵、上行鍵、CTRL鍵……)都已經瀕臨“報廢”了。我就奇怪了,小主人不是在《少年電腦世界》上已經發現了鍵盤的保養方法了么?他怎么就不實行呢?為此,我希望法官能替我說句公道話!

老四,就是我了――光電滑輪高級鼠標!我的名字可帥氣了,功能也是面面俱到,可是小主人偏偏就是不寵愛我,還天天“虐待”我!他在那個可惡的“創網”上,不時地點擊一下當天的強力推薦、精華文章,或者是BBS里面的帖子。他不停地點擊,不停地打開,把我累得已經不像鼠標,而像“變形怪物”了!而且他在瀏覽各大文學社的時候,還總喜歡用我的滑輪滑過來滑過去的,用的力氣那么大,我都快疼死了!可我畢竟不能說話,必須忍下去。現在,一年過去了,我也基本上成為一個“垃圾品”了,因為小主人越來越變本加厲了,他開始不停搖我、砸我,因為我已經衰老了,動作也不靈活了。哎,院長呀院長,你知不知道,其實他只要保護好了我,我就會“康復”了呀!

身為老小(老五)的打印機,也就是我。雖然我的四個哥哥都很疼愛我,可我還是受了不少的委屈。我的小主人為了少受輻射、多看作文,他經常會利用我打印下來那些好作文、好片段,用心地閱讀。雖然這點我不太反對,畢竟主人積極上進的精神還是值得表揚的,可是那個什么“創新作文網”也太花里胡哨了,里面的文章都有什么彩色包裝封皮,主人在打印時就會很熟練地把這些彩皮也打印下來,這讓我的彩噴大將也受了不少苦。這還不算什么,最苦的是主人不知道打印機在打彩噴時速度很慢,所以在有打彩噴速度緩慢時,他就會很暴躁地敲擊著我的頭盔,幸虧我有JAY贊助的“黃金甲”,要不我早就成了報廢機器了。而且小主人還總是因為寫作文太忙,所以不給我換上新的、好用的墨盒,這可讓我著實很苦惱。顯示屏二哥明明已經給他出了緊急對話框,告訴了他墨水不夠,可他依然裝做一副尊敬的“最高級電腦法院”:

尊敬的院長,您好。或許您固執得認為我們電腦家族走在時尚的最尖端,應該是享受著人類的百般寵愛的,所以您將不會接受我們對那個令我們厭惡至極的人類的起訴+哭訴。可是,我們實在是被人類折磨得可謂是進入到了水深火熱之中,我們也是萬不得已才給您添這個麻煩的。另外,或許您會以“人類太強大”為理由駁回我們的上訴,可是我們還是要向您竹筒倒豆子一般傾訴我們的苦衷,至少,在說完這些話以后,我們的心情會顯得稍微舒服一些。

咳咳,作為五大兄弟之中的老二,顯示屏――我,在老大主機出差的特殊情況下,有權力第一個發言。院長大人呀,您可是有所不知,我們五大兄弟的小主人是一個十分令我們厭惡的人。從2005年12月25日開始,他就開始病入膏肓地開始迷戀上了一個叫“中小學生創新作文網”的作文網站。這個網站吹得可牛氣了,還說是什么“中國第一教育網站”!我們的小主人自從愛上了它,就天天對著我兩眼放光,我就奇怪了,這個破爛網站除了能幫助小主人提高一點點作文水平還能干什么?雖然我清楚,小主人的理想是當一名偉大的大作家,像巴金那樣的,可他天天忙碌地根本不讓我休息了,他一連接網線就是6、7個小時,雖然他的爸爸媽媽經常批評他讓他下線,可他總是不可救藥地邊說“等等”邊往我的胸前伸頭,就跟個長頸鹿似的。現在呢,我已經忍氣吞聲一年了,小主人依然在LOOK AI著我,而我也習慣了每天睡眠不足、運行急馳、天天熊貓眼、N年不洗澡(不給我擦干凈顯示屏幕)!不過,自從聽了同伴們敘述的他們的幸福生活后,我就下定了決心,義憤填膺地起訴了小主人和創新作文網!

作為老三的我――“偉大”的鍵盤,我的生活可比老大還要苦。小主人自從“飛”到了初中版試水后,就開始越加地積極了,差不多是三天一詩歌,五天一小說,效率極高地往上發。他天天敲擊著我,“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不停得給我制造傷痕。這就夠我受的了,而且他在QQ上還不停地和他的那些好朋友們談論著寫作的手法,把我累得夠嗆。這樣還不算,那個初中版的寒鴉老大竟然在電話中用一種毋庸質疑的口氣說他已經忘記了小主人!這可讓主人的奮斗之火燎燎燃燒了起來,他開始不停地在BBS里活躍地發帖子、跟帖子、頂帖子,還不停交友、留言,這讓我的工作更加繁忙了。你說忙就忙吧,只要主人能保養好了我就行了。可是小主人卻真的已經迷戀上了這個網站,他經常吃喝都在電腦桌前面解決,有些蛋糕渣、飲料水都滲入到了我的內部。現在,我的幾個重要屬下(A鍵、3鍵、上行鍵、CTRL鍵……)都已經瀕臨“報廢”了。我就奇怪了,小主人不是在《少年電腦世界》上已經發現了鍵盤的保養方法了么?他怎么就不實行呢?為此,我希望法官能替我說句公道話!

老四,就是我了――光電滑輪高級鼠標!我的名字可帥氣了,功能也是面面俱到,可是小主人偏偏就是不寵愛我,還天天“虐待”我!他在那個可惡的“創網”上,不時地點擊一下當天的強力推薦、精華文章,或者是BBS里面的帖子。他不停地點擊,不停地打開,把我累得已經不像鼠標,而像“變形怪物”了!而且他在瀏覽各大文學社的時候,還總喜歡用我的滑輪滑過來滑過去的,用的力氣那么大,我都快疼死了!可我畢竟不能說話,必須忍下去。現在,一年過去了,我也基本上成為一個“垃圾品”了,因為小主人越來越變本加厲了,他開始不停搖我、砸我,因為我已經衰老了,動作也不靈活了。哎,院長呀院長,你知不知道,其實他只要保護好了我,我就會“康復”了呀!

身為老小(老五)的打印機,也就是我。雖然我的四個哥哥都很疼愛我,可我還是受了不少的委屈。我的小主人為了少受輻射、多看作文,他經常會利用我打印下來那些好作文、好片段,用心地閱讀。雖然這點我不太反對,畢竟主人積極上進的精神還是值得表揚的,可是那個什么“創新作文網”也太花里胡哨了,里面的文章都有什么彩色包裝封皮,主人在打印時就會很熟練地把這些彩皮也打印下來,這讓我的彩噴大將也受了不少苦。這還不算什么,最苦的是主人不知道打印機在打彩噴時速度很慢,所以在有打彩噴速度緩慢時,他就會很暴躁地敲擊著我的頭盔,幸虧我有JAY贊助的“黃金甲”,要不我早就成了報廢機器了。而且小主人還總是因為寫作文太忙,所以不給我換上新的、好用的墨盒,這可讓我著實很苦惱。顯示屏二哥明明已經給他出了緊急對話框,告訴了他墨水不夠,可他依然裝做一副尊敬的“最高級電腦法院”:

尊敬的院長,您好。或許您固執得認為我們電腦家族走在時尚的最尖端,應該是享受著人類的百般寵愛的,所以您將不會接受我們對那個令我們厭惡至極的人類的起訴+哭訴。可是,我們實在是被人類折磨得可謂是進入到了水深火熱之中,我們也是萬不得已才給您添這個麻煩的。另外,或許您會以“人類太強大”為理由駁回我們的上訴,可是我們還是要向您竹筒倒豆子一般傾訴我們的苦衷,至少,在說完這些話以后,我們的心情會顯得稍微舒服一些。

咳咳,作為五大兄弟之中的老二,顯示屏――我,在老大主機出差的特殊情況下,有權力第一個發言。院長大人呀,您可是有所不知,我們五大兄弟的小主人是一個十分令我們厭惡的人。從2005年12月25日開始,他就開始病入膏肓地開始迷戀上了一個叫“中小學生創新作文網”的作文網站。這個網站吹得可牛氣了,還說是什么“中國第一教育網站”!我們的小主人自從愛上了它,就天天對著我兩眼放光,我就奇怪了,這個破爛網站除了能幫助小主人提高一點點作文水平還能干什么?雖然我清楚,小主人的理想是當一名偉大的大作家,像巴金那樣的,可他天天忙碌地根本不讓我休息了,他一連接網線就是6、7個小時,雖然他的爸爸媽媽經常批評他讓他下線,可他總是不可救藥地邊說“等等”邊往我的胸前伸頭,就跟個長頸鹿似的。現在呢,我已經忍氣吞聲一年了,小主人依然在LOOK AI著我,而我也習慣了每天睡眠不足、運行急馳、天天熊貓眼、N年不洗澡(不給我擦干凈顯示屏幕)!不過,自從聽了同伴們敘述的他們的幸福生活后,我就下定了決心,義憤填膺地起訴了小主人和創新作文網!

作為老三的我――“偉大”的鍵盤,我的生活可比老大還要苦。小主人自從“飛”到了初中版試水后,就開始越加地積極了,差不多是三天一詩歌,五天一小說,效率極高地往上發。他天天敲擊著我,“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不停得給我制造傷痕。這就夠我受的了,而且他在QQ上還不停地和他的那些好朋友們談論著寫作的手法,把我累得夠嗆。這樣還不算,那個初中版的寒鴉老大竟然在電話中用一種毋庸質疑的口氣說他已經忘記了小主人!這可讓主人的奮斗之火燎燎燃燒了起來,他開始不停地在BBS里活躍地發帖子、跟帖子、頂帖子,還不停交友、留言,這讓我的工作更加繁忙了。你說忙就忙吧,只要主人能保養好了我就行了。可是小主人卻真的已經迷戀上了這個網站,他經常吃喝都在電腦桌前面解決,有些蛋糕渣、飲料水都滲入到了我的內部。現在,我的幾個重要屬下(A鍵、3鍵、上行鍵、CTRL鍵……)都已經瀕臨“報廢”了。我就奇怪了,小主人不是在《少年電腦世界》上已經發現了鍵盤的保養方法了么?他怎么就不實行呢?為此,我希望法官能替我說句公道話!

老四,就是我了――光電滑輪高級鼠標!我的名字可帥氣了,功能也是面面俱到,可是小主人偏偏就是不寵愛我,還天天“虐待”我!他在那個可惡的“創網”上,不時地點擊一下當天的強力推薦、精華文章,或者是BBS里面的帖子。他不停地點擊,不停地打開,把我累得已經不像鼠標,而像“變形怪物”了!而且他在瀏覽各大文學社的時候,還總喜歡用我的滑輪滑過來滑過去的,用的力氣那么大,我都快疼死了!可我畢竟不能說話,必須忍下去。現在,一年過去了,我也基本上成為一個“垃圾品”了,因為小主人越來越變本加厲了,他開始不停搖我、砸我,因為我已經衰老了,動作也不靈活了。哎,院長呀院長,你知不知道,其實他只要保護好了我,我就會“康復”了呀!

身為老小(老五)的打印機,也就是我。雖然我的四個哥哥都很疼愛我,可我還是受了不少的委屈。我的小主人為了少受輻射、多看作文,他經常會利用我打印下來那些好作文、好片段,用心地閱讀。雖然這點我不太反對,畢竟主人積極上進的精神還是值得表揚的,可是那個什么“創新作文網”也太花里胡哨了,里面的文章都有什么彩色包裝封皮,主人在打印時就會很熟練地把這些彩皮也打印下來,這讓我的彩噴大將也受了不少苦。這還不算什么,最苦的是主人不知道打印機在打彩噴時速度很慢,所以在有打彩噴速度緩慢時,他就會很暴躁地敲擊著我的頭盔,幸虧我有JAY贊助的“黃金甲”,要不我早就成了報廢機器了。而且小主人還總是因為寫作文太忙,所以不給我換上新的、好用的墨盒,這可讓我著實很苦惱。顯示屏二哥明明已經給他出了緊急對話框,告訴了他墨水不夠,可他依然裝做一副尊敬的“最高級電腦法院”:

尊敬的院長,您好。或許您固執得認為我們電腦家族走在時尚的最尖端,應該是享受著人類的百般寵愛的,所以您將不會接受我們對那個令我們厭惡至極的人類的起訴+哭訴。可是,我們實在是被人類折磨得可謂是進入到了水深火熱之中,我們也是萬不得已才給您添這個麻煩的。另外,或許您會以“人類太強大”為理由駁回我們的上訴,可是我們還是要向您竹筒倒豆子一般傾訴我們的苦衷,至少,在說完這些話以后,我們的心情會顯得稍微舒服一些。

咳咳,作為五大兄弟之中的老二,顯示屏――我,在老大主機出差的特殊情況下,有權力第一個發言。院長大人呀,您可是有所不知,我們五大兄弟的小主人是一個十分令我們厭惡的人。從2005年12月25日開始,他就開始病入膏肓地開始迷戀上了一個叫“中小學生創新作文網”的作文網站。這個網站吹得可牛氣了,還說是什么“中國第一教育網站”!我們的小主人自從愛上了它,就天天對著我兩眼放光,我就奇怪了,這個破爛網站除了能幫助小主人提高一點點作文水平還能干什么?雖然我清楚,小主人的理想是當一名偉大的大作家,像巴金那樣的,可他天天忙碌地根本不讓我休息了,他一連接網線就是6、7個小時,雖然他的爸爸媽媽經常批評他讓他下線,可他總是不可救藥地邊說“等等”邊往我的胸前伸頭,就跟個長頸鹿似的。現在呢,我已經忍氣吞聲一年了,小主人依然在LOOK AI著我,而我也習慣了每天睡眠不足、運行急馳、天天熊貓眼、N年不洗澡(不給我擦干凈顯示屏幕)!不過,自從聽了同伴們敘述的他們的幸福生活后,我就下定了決心,義憤填膺地起訴了小主人和創新作文網!

作為老三的我――“偉大”的鍵盤,我的生活可比老大還要苦。小主人自從“飛”到了初中版試水后,就開始越加地積極了,差不多是三天一詩歌,五天一小說,效率極高地往上發。他天天敲擊著我,“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不停得給我制造傷痕。這就夠我受的了,而且他在QQ上還不停地和他的那些好朋友們談論著寫作的手法,把我累得夠嗆。這樣還不算,那個初中版的寒鴉老大竟然在電話中用一種毋庸質疑的口氣說他已經忘記了小主人!這可讓主人的奮斗之火燎燎燃燒了起來,他開始不停地在BBS里活躍地發帖子、跟帖子、頂帖子,還不停交友、留言,這讓我的工作更加繁忙了。你說忙就忙吧,只要主人能保養好了我就行了。可是小主人卻真的已經迷戀上了這個網站,他經常吃喝都在電腦桌前面解決,有些蛋糕渣、飲料水都滲入到了我的內部。現在,我的幾個重要屬下(A鍵、3鍵、上行鍵、CTRL鍵……)都已經瀕臨“報廢”了。我就奇怪了,小主人不是在《少年電腦世界》上已經發現了鍵盤的保養方法了么?他怎么就不實行呢?為此,我希望法官能替我說句公道話!

老四,就是我了――光電滑輪高級鼠標!我的名字可帥氣了,功能也是面面俱到,可是小主人偏偏就是不寵愛我,還天天“虐待”我!他在那個可惡的“創網”上,不時地點擊一下當天的強力推薦、精華文章,或者是BBS里面的帖子。他不停地點擊,不停地打開,把我累得已經不像鼠標,而像“變形怪物”了!而且他在瀏覽各大文學社的時候,還總喜歡用我的滑輪滑過來滑過去的,用的力氣那么大,我都快疼死了!可我畢竟不能說話,必須忍下去。現在,一年過去了,我也基本上成為一個“垃圾品”了,因為小主人越來越變本加厲了,他開始不停搖我、砸我,因為我已經衰老了,動作也不靈活了。哎,院長呀院長,你知不知道,其實他只要保護好了我,我就會“康復”了呀!

身為老小(老五)的打印機,也就是我。雖然我的四個哥哥都很疼愛我,可我還是受了不少的委屈。我的小主人為了少受輻射、多看作文,他經常會利用我打印下來那些好作文、好片段,用心地閱讀。雖然這點我不太反對,畢竟主人積極上進的精神還是值得表揚的,可是那個什么“創新作文網”也太花里胡哨了,里面的文章都有什么彩色包裝封皮,主人在打印時就會很熟練地把這些彩皮也打印下來,這讓我的彩噴大將也受了不少苦。這還不算什么,最苦的是主人不知道打印機在打彩噴時速度很慢,所以在有打彩噴速度緩慢時,他就會很暴躁地敲擊著我的頭盔,幸虧我有JAY贊助的“黃金甲”,要不我早就成了報廢機器了。而且小主人還總是因為寫作文太忙,所以不給我換上新的、好用的墨盒,這可讓我著實很苦惱。顯示屏二哥明明已經給他出了緊急對話框,告訴了他墨水不夠,可他依然裝做一副尊敬的“最高級電腦法院”:

尊敬的院長,您好。或許您固執得認為我們電腦家族走在時尚的最尖端,應該是享受著人類的百般寵愛的,所以您將不會接受我們對那個令我們厭惡至極的人類的起訴+哭訴。可是,我們實在是被人類折磨得可謂是進入到了水深火熱之中,我們也是萬不得已才給您添這個麻煩的。另外,或許您會以“人類太強大”為理由駁回我們的上訴,可是我們還是要向您竹筒倒豆子一般傾訴我們的苦衷,至少,在說完這些話以后,我們的心情會顯得稍微舒服一些。

咳咳,作為五大兄弟之中的老二,顯示屏――我,在老大主機出差的特殊情況下,有權力第一個發言。院長大人呀,您可是有所不知,我們五大兄弟的小主人是一個十分令我們厭惡的人。從2005年12月25日開始,他就開始病入膏肓地開始迷戀上了一個叫“中小學生創新作文網”的作文網站。這個網站吹得可牛氣了,還說是什么“中國第一教育網站”!我們的小主人自從愛上了它,就天天對著我兩眼放光,我就奇怪了,這個破爛網站除了能幫助小主人提高一點點作文水平還能干什么?雖然我清楚,小主人的理想是當一名偉大的大作家,像巴金那樣的,可他天天忙碌地根本不讓我休息了,他一連接網線就是6、7個小時,雖然他的爸爸媽媽經常批評他讓他下線,可他總是不可救藥地邊說“等等”邊往我的胸前伸頭,就跟個長頸鹿似的。現在呢,我已經忍氣吞聲一年了,小主人依然在LOOK AI著我,而我也習慣了每天睡眠不足、運行急馳、天天熊貓眼、N年不洗澡(不給我擦干凈顯示屏幕)!不過,自從聽了同伴們敘述的他們的幸福生活后,我就下定了決心,義憤填膺地起訴了小主人和創新作文網!

作為老三的我――“偉大”的鍵盤,我的生活可比老大還要苦。小主人自從“飛”到了初中版試水后,就開始越加地積極了,差不多是三天一詩歌,五天一小說,效率極高地往上發。他天天敲擊著我,“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不停得給我制造傷痕。這就夠我受的了,而且他在QQ上還不停地和他的那些好朋友們談論著寫作的手法,把我累得夠嗆。這樣還不算,那個初中版的寒鴉老大竟然在電話中用一種毋庸質疑的口氣說他已經忘記了小主人!這可讓主人的奮斗之火燎燎燃燒了起來,他開始不停地在BBS里活躍地發帖子、跟帖子、頂帖子,還不停交友、留言,這讓我的工作更加繁忙了。你說忙就忙吧,只要主人能保養好了我就行了。可是小主人卻真的已經迷戀上了這個網站,他經常吃喝都在電腦桌前面解決,有些蛋糕渣、飲料水都滲入到了我的內部。現在,我的幾個重要屬下(A鍵、3鍵、上行鍵、CTRL鍵……)都已經瀕臨“報廢”了。我就奇怪了,小主人不是在《少年電腦世界》上已經發現了鍵盤的保養方法了么?他怎么就不實行呢?為此,我希望法官能替我說句公道話!

老四,就是我了――光電滑輪高級鼠標!我的名字可帥氣了,功能也是面面俱到,可是小主人偏偏就是不寵愛我,還天天“虐待”我!他在那個可惡的“創網”上,不時地點擊一下當天的強力推薦、精華文章,或者是BBS里面的帖子。他不停地點擊,不停地打開,把我累得已經不像鼠標,而像“變形怪物”了!而且他在瀏覽各大文學社的時候,還總喜歡用我的滑輪滑過來滑過去的,用的力氣那么大,我都快疼死了!可我畢竟不能說話,必須忍下去。現在,一年過去了,我也基本上成為一個“垃圾品”了,因為小主人越來越變本加厲了,他開始不停搖我、砸我,因為我已經衰老了,動作也不靈活了。哎,院長呀院長,你知不知道,其實他只要保護好了我,我就會“康復”了呀!

身為老小(老五)的打印機,也就是我。雖然我的四個哥哥都很疼愛我,可我還是受了不少的委屈。我的小主人為了少受輻射、多看作文,他經常會利用我打印下來那些好作文、好片段,用心地閱讀。雖然這點我不太反對,畢竟主人積極上進的精神還是值得表揚的,可是那個什么“創新作文網”也太花里胡哨了,里面的文章都有什么彩色包裝封皮,主人在打印時就會很熟練地把這些彩皮也打印下來,這讓我的彩噴大將也受了不少苦。這還不算什么,最苦的是主人不知道打印機在打彩噴時速度很慢,所以在有打彩噴速度緩慢時,他就會很暴躁地敲擊著我的頭盔,幸虧我有JAY贊助的“黃金甲”,要不我早就成了報廢機器了。而且小主人還總是因為寫作文太忙,所以不給我換上新的、好用的墨盒,這可讓我著實很苦惱。顯示屏二哥明明已經給他出了緊急對話框,告訴了他墨水不夠,可他依然裝做一副尊敬的“最高級電腦法院”:

尊敬的院長,您好。或許您固執得認為我們電腦家族走在時尚的最尖端,應該是享受著人類的百般寵愛的,所以您將不會接受我們對那個令我們厭惡至極的人類的起訴+哭訴。可是,我們實在是被人類折磨得可謂是進入到了水深火熱之中,我們也是萬不得已才給您添這個麻煩的。另外,或許您會以“人類太強大”為理由駁回我們的上訴,可是我們還是要向您竹筒倒豆子一般傾訴我們的苦衷,至少,在說完這些話以后,我們的心情會顯得稍微舒服一些。

咳咳,作為五大兄弟之中的老二,顯示屏――我,在老大主機出差的特殊情況下,有權力第一個發言。院長大人呀,您可是有所不知,我們五大兄弟的小主人是一個十分令我們厭惡的人。從2005年12月25日開始,他就開始病入膏肓地開始迷戀上了一個叫“中小學生創新作文網”的作文網站。這個網站吹得可牛氣了,還說是什么“中國第一教育網站”!我們的小主人自從愛上了它,就天天對著我兩眼放光,我就奇怪了,這個破爛網站除了能幫助小主人提高一點點作文水平還能干什么?雖然我清楚,小主人的理想是當一名偉大的大作家,像巴金那樣的,可他天天忙碌地根本不讓我休息了,他一連接網線就是6、7個小時,雖然他的爸爸媽媽經常批評他讓他下線,可他總是不可救藥地邊說“等等”邊往我的胸前伸頭,就跟個長頸鹿似的。現在呢,我已經忍氣吞聲一年了,小主人依然在LOOK AI著我,而我也習慣了每天睡眠不足、運行急馳、天天熊貓眼、N年不洗澡(不給我擦干凈顯示屏幕)!不過,自從聽了同伴們敘述的他們的幸福生活后,我就下定了決心,義憤填膺地起訴了小主人和創新作文網!

作為老三的我――“偉大”的鍵盤,我的生活可比老大還要苦。小主人自從“飛”到了初中版試水后,就開始越加地積極了,差不多是三天一詩歌,五天一小說,效率極高地往上發。他天天敲擊著我,“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不停得給我制造傷痕。這就夠我受的了,而且他在QQ上還不停地和他的那些好朋友們談論著寫作的手法,把我累得夠嗆。這樣還不算,那個初中版的寒鴉老大竟然在電話中用一種毋庸質疑的口氣說他已經忘記了小主人!這可讓主人的奮斗之火燎燎燃燒了起來,他開始不停地在BBS里活躍地發帖子、跟帖子、頂帖子,還不停交友、留言,這讓我的工作更加繁忙了。你說忙就忙吧,只要主人能保養好了我就行了。可是小主人卻真的已經迷戀上了這個網站,他經常吃喝都在電腦桌前面解決,有些蛋糕渣、飲料水都滲入到了我的內部。現在,我的幾個重要屬下(A鍵、3鍵、上行鍵、CTRL鍵……)都已經瀕臨“報廢”了。我就奇怪了,小主人不是在《少年電腦世界》上已經發現了鍵盤的保養方法了么?他怎么就不實行呢?為此,我希望法官能替我說句公道話!

老四,就是我了――光電滑輪高級鼠標!我的名字可帥氣了,功能也是面面俱到,可是小主人偏偏就是不寵愛我,還天天“虐待”我!他在那個可惡的“創網”上,不時地點擊一下當天的強力推薦、精華文章,或者是BBS里面的帖子。他不停地點擊,不停地打開,把我累得已經不像鼠標,而像“變形怪物”了!而且他在瀏覽各大文學社的時候,還總喜歡用我的滑輪滑過來滑過去的,用的力氣那么大,我都快疼死了!可我畢竟不能說話,必須忍下去。現在,一年過去了,我也基本上成為一個“垃圾品”了,因為小主人越來越變本加厲了,他開始不停搖我、砸我,因為我已經衰老了,動作也不靈活了。哎,院長呀院長,你知不知道,其實他只要保護好了我,我就會“康復”了呀!

身為老小(老五)的打印機,也就是我。雖然我的四個哥哥都很疼愛我,可我還是受了不少的委屈。我的小主人為了少受輻射、多看作文,他經常會利用我打印下來那些好作文、好片段,用心地閱讀。雖然這點我不太反對,畢竟主人積極上進的精神還是值得表揚的,可是那個什么“創新作文網”也太花里胡哨了,里面的文章都有什么彩色包裝封皮,主人在打印時就會很熟練地把這些彩皮也打印下來,這讓我的彩噴大將也受了不少苦。這還不算什么,最苦的是主人不知道打印機在打彩噴時速度很慢,所以在有打彩噴速度緩慢時,他就會很暴躁地敲擊著我的頭盔,幸虧我有JAY贊助的“黃金甲”,要不我早就成了報廢機器了。而且小主人還總是因為寫作文太忙,所以不給我換上新的、好用的墨盒,這可讓我著實很苦惱。顯示屏二哥明明已經給他出了緊急對話框,告訴了他墨水不夠,可他依然裝做一副

第2篇:“黃蓉”語錄(七)

121.初三了,我會和一些老師“走家串戶”(家訪)的。

122.Mr.劉屁股對著XXX(坐好)。(某劉當時正轉過身和XXX講話)

123.我要剝奪你們的下課時間,因為你們自己剝奪了自己的學習時間。(因為我們上課講話了)

124.好掃把一把把丟掉,破籮筐一個個撿回來。(她又在抱怨我們掃地的“奇特”現象)

125.初三本來就快,遇上某種人(指自己)就更快!

126.你滿臉都是疙瘩痘,臉上爬滿青春的痕跡。(這才是正常時她的詩意)

127.我想我到底要把你們壞的一面告訴你們家長,還是把好的告訴家長,這取決于家長會當天我的心情。

128.XXX,跟我呼吸下這個層面的空氣。(罰站,老師本身是站著的)

129.這誰的,都放在講臺桌上開會?

130.她指著X美麗,說:“你是這班班長,就是這班的媽!而我就是這個班的……”“奶奶!”某藍回答。

131.你沒考上(高中)能干什么?種田,還是要和拉糞的機器競爭?

132.你長得那么大看見天上掉餡餅沒?除非我扔給你。

133.帶練習冊了嗎?沒帶舉手,一個,兩個,三個,可以忽略不計。

134.XXX,你簡直是“三無產品”,作業本?沒帶!練習冊?沒帶!腦袋?沒帶!

135.每天給你們灑灑水(講她的一些人生感言),讓你們茁壯成長。

136.我是個女子啊!——你是頭獅子。(ZC小聲嘀咕)

137.你給你的家(班級)取個溫馨的名字,叫“動物之家”。

138.你們每天看著我的老臉,我看著你們的嫩臉。

139.我改你們的作業像在豬圈一樣,“啪”在屁股上蓋個章,“啪”再蓋個章。

140.我們班都是小美女,大青蛙。(這話我愛聽)

第3篇:創世(一)

創世

在你看之前,請靜下心來,閉上眼睛,忘了那些煩心的事情吧,深呼吸,再泡一杯茶,讓陽光停在腳的前一步。你可以不相信我說的一切,那么在之后便忘了這一切吧,但請認真聽我說。噓——我要開始了。

——寫在前面的話

陽光懶洋洋地灑下來,給整個城市鍍上了一層金色,有風輕輕吹過,包含著堅硬的氣息,像是被鋼筋水泥硬化了一般。

歐陽珣站在公司門口,等男友下班然后一起去吃飯,淡淡的暖意透過西裝,柔軟地滲透進來,然后流到心底。陽光模糊了雙眼,珣不由抬起手撩起眼前的碎發然后用手擋住陽光。忽然,一切的消失了,周圍變成一片黑暗,寂靜得仿佛時間都已經靜止,周圍別無它物,連身體的感知都已經消失,似乎是站在宇宙誕生的那一刻,一切都還沒有產生。又是老毛病,珣在心里無奈地想到。

“真是難得的好天氣呢!”有個完全陌生的聲音在耳邊輕輕響起。世界瞬間恢復,陽光再一次親吻著肌膚,珣轉過頭四處張望,周圍都是僵硬而死板的臉,從身邊匆匆繞過,找不到是誰在說話。四顧幾次之后便放棄了尋找,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五分鐘了呢!珣甩了甩頭發,低下頭,陽光透過額前的碎發灑入眼睛,留下星星點點的光斑。

“我在你右邊,抬頭~”有些俏皮的語氣,依舊是剛才那個聲音,珣詫異地抬起頭,只見在自己左邊十幾米之外停了一輛車,車窗緩緩降下來,一個男子滿面笑容地看著他。珣挑了一下眉毛,沒打算接話,不是冷淡,而是沒打算在公眾場合對著十幾米外一個陌生人大叫。

男子的嘴唇動了動,有些慵懶的聲音又在耳畔響起:“噢,你等的人來了,明天中午在‘君悅’我請你吃飯,我可是你們公司很重要的客戶哦~”說罷,車窗升起,車子緩緩開走了。

珣皺了皺眉頭,沒來得及多想,熟悉的腳步聲便在身后匆匆響起,楚捷快步走到身畔,拉住自己的手,然后滿是歉意的說:“等很久了吧,剛要出來又碰到了點兒事。”珣回過神來,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然后跟著他往停車場走。

朝陽薄薄地灑落了一層,珣走進公司,剛剛落座,一打開電腦,成堆的工作文件就涌了進來,珣剎那間有了砸掉這臺機器的沖動,頭疼地喝了口茶,然后開始一件件處理。

沖泡幾次過后,茶味開始漸漸淡了,剛要再加水,卻驀然想起楚捷以前告訴過自己,茶沖泡的次數多了,很多對身體不好的物質就會擴散出來,于是放下了茶杯,看看時間,已經接近十二點了,再看看還沒做到一半的工作,珣更加堅定了等賺夠錢就把公司炒掉的決心。

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楚捷:“捷,中午我不和你吃飯了。”

“怎么?又有那么多事啊?”

“恩···”從聲音里聽出了濃濃的不滿,珣無力地靠在椅背上,輕輕應了一聲。

“早就說了來我公司嘛,你們是不是沒人了啊?怎么什么事都給你做!”

珣一抬頭,看見總經理走了進來,趕忙打斷了楚捷慣常的抱怨和勸說:“好了,老大來了,我掛了,就這樣,別不去吃飯。”

當珣再一抬頭的時候,便看見總經理已經站在了自己旁邊,笑容可掬。珣拋開外面熾熱的陽光,不由打了個冷顫,心里悄悄嘀咕著:“不就是打了個電話么···扣錢就扣錢嘛···干嘛這么看著我···”

“小珣啊,還沒吃飯呢吧。”

聽到這個如此親切的問候,珣只感到背脊一陣發涼。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下,然后表情僵硬地輕輕點了點頭。

“那正好,公司剛接了張大單,人家指定讓你去簽,你可要好好把握啊!就在‘君悅’。公司今年的收益就看你的了!你向來都是我最欣賞的員工啊,人又能干,又聰明······”珣自動忽略掉后面那些包裹著糖衣的東西。心思不斷在“大單”和“收益”這兩個東西上繞,繞著繞著就想起了昨天那個會千里傳音的男人,背脊再一次發涼。

珣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然后抬手指了指顯示器,上面清楚地現實著——完成度37%。

“真是,誰安排的工作啊!怎么會那么多,都說過要合理分配合理分配···”一長段廢話之后,終于吐出了珣以為已經難產在了他咽喉那里的那句話——“沒事,沒事,你先去簽單,這些工作我讓人重新分配啊重新分配的。”

珣剎那間有了一種熱淚盈眶的沖動,迅速起身、上電梯、下樓然后沖出大門。

坐出租車到了君悅后,珣猛然發現了一件創世

在你看之前,請靜下心來,閉上眼睛,忘了那些煩心的事情吧,深呼吸,再泡一杯茶,讓陽光停在腳的前一步。你可以不相信我說的一切,那么在之后便忘了這一切吧,但請認真聽我說。噓——我要開始了。

——寫在前面的話

陽光懶洋洋地灑下來,給整個城市鍍上了一層金色,有風輕輕吹過,包含著堅硬的氣息,像是被鋼筋水泥硬化了一般。

歐陽珣站在公司門口,等男友下班然后一起去吃飯,淡淡的暖意透過西裝,柔軟地滲透進來,然后流到心底。陽光模糊了雙眼,珣不由抬起手撩起眼前的碎發然后用手擋住陽光。忽然,一切的消失了,周圍變成一片黑暗,寂靜得仿佛時間都已經靜止,周圍別無它物,連身體的感知都已經消失,似乎是站在宇宙誕生的那一刻,一切都還沒有產生。又是老毛病,珣在心里無奈地想到。

“真是難得的好天氣呢!”有個完全陌生的聲音在耳邊輕輕響起。世界瞬間恢復,陽光再一次親吻著肌膚,珣轉過頭四處張望,周圍都是僵硬而死板的臉,從身邊匆匆繞過,找不到是誰在說話。四顧幾次之后便放棄了尋找,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五分鐘了呢!珣甩了甩頭發,低下頭,陽光透過額前的碎發灑入眼睛,留下星星點點的光斑。

“我在你右邊,抬頭~”有些俏皮的語氣,依舊是剛才那個聲音,珣詫異地抬起頭,只見在自己左邊十幾米之外停了一輛車,車窗緩緩降下來,一個男子滿面笑容地看著他。珣挑了一下眉毛,沒打算接話,不是冷淡,而是沒打算在公眾場合對著十幾米外一個陌生人大叫。

男子的嘴唇動了動,有些慵懶的聲音又在耳畔響起:“噢,你等的人來了,明天中午在‘君悅’我請你吃飯,我可是你們公司很重要的客戶哦~”說罷,車窗升起,車子緩緩開走了。

珣皺了皺眉頭,沒來得及多想,熟悉的腳步聲便在身后匆匆響起,楚捷快步走到身畔,拉住自己的手,然后滿是歉意的說:“等很久了吧,剛要出來又碰到了點兒事。”珣回過神來,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然后跟著他往停車場走。

朝陽薄薄地灑落了一層,珣走進公司,剛剛落座,一打開電腦,成堆的工作文件就涌了進來,珣剎那間有了砸掉這臺機器的沖動,頭疼地喝了口茶,然后開始一件件處理。

沖泡幾次過后,茶味開始漸漸淡了,剛要再加水,卻驀然想起楚捷以前告訴過自己,茶沖泡的次數多了,很多對身體不好的物質就會擴散出來,于是放下了茶杯,看看時間,已經接近十二點了,再看看還沒做到一半的工作,珣更加堅定了等賺夠錢就把公司炒掉的決心。

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楚捷:“捷,中午我不和你吃飯了。”

“怎么?又有那么多事啊?”

“恩···”從聲音里聽出了濃濃的不滿,珣無力地靠在椅背上,輕輕應了一聲。

“早就說了來我公司嘛,你們是不是沒人了啊?怎么什么事都給你做!”

珣一抬頭,看見總經理走了進來,趕忙打斷了楚捷慣常的抱怨和勸說:“好了,老大來了,我掛了,就這樣,別不去吃飯。”

當珣再一抬頭的時候,便看見總經理已經站在了自己旁邊,笑容可掬。珣拋開外面熾熱的陽光,不由打了個冷顫,心里悄悄嘀咕著:“不就是打了個電話么···扣錢就扣錢嘛···干嘛這么看著我···”

“小珣啊,還沒吃飯呢吧。”

聽到這個如此親切的問候,珣只感到背脊一陣發涼。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下,然后表情僵硬地輕輕點了點頭。

“那正好,公司剛接了張大單,人家指定讓你去簽,你可要好好把握啊!就在‘君悅’。公司今年的收益就看你的了!你向來都是我最欣賞的員工啊,人又能干,又聰明······”珣自動忽略掉后面那些包裹著糖衣的東西。心思不斷在“大單”和“收益”這兩個東西上繞,繞著繞著就想起了昨天那個會千里傳音的男人,背脊再一次發涼。

珣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然后抬手指了指顯示器,上面清楚地現實著——完成度37%。

“真是,誰安排的工作啊!怎么會那么多,都說過要合理分配合理分配···”一長段廢話之后,終于吐出了珣以為已經難產在了他咽喉那里的那句話——“沒事,沒事,你先去簽單,這些工作我讓人重新分配啊重新分配的。”

珣剎那間有了一種熱淚盈眶的沖動,迅速起身、上電梯、下樓然后沖出大門。

坐出租車到了君悅后,珣猛然發現了一件創世

在你看之前,請靜下心來,閉上眼睛,忘了那些煩心的事情吧,深呼吸,再泡一杯茶,讓陽光停在腳的前一步。你可以不相信我說的一切,那么在之后便忘了這一切吧,但請認真聽我說。噓——我要開始了。

——寫在前面的話

陽光懶洋洋地灑下來,給整個城市鍍上了一層金色,有風輕輕吹過,包含著堅硬的氣息,像是被鋼筋水泥硬化了一般。

歐陽珣站在公司門口,等男友下班然后一起去吃飯,淡淡的暖意透過西裝,柔軟地滲透進來,然后流到心底。陽光模糊了雙眼,珣不由抬起手撩起眼前的碎發然后用手擋住陽光。忽然,一切的消失了,周圍變成一片黑暗,寂靜得仿佛時間都已經靜止,周圍別無它物,連身體的感知都已經消失,似乎是站在宇宙誕生的那一刻,一切都還沒有產生。又是老毛病,珣在心里無奈地想到。

“真是難得的好天氣呢!”有個完全陌生的聲音在耳邊輕輕響起。世界瞬間恢復,陽光再一次親吻著肌膚,珣轉過頭四處張望,周圍都是僵硬而死板的臉,從身邊匆匆繞過,找不到是誰在說話。四顧幾次之后便放棄了尋找,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五分鐘了呢!珣甩了甩頭發,低下頭,陽光透過額前的碎發灑入眼睛,留下星星點點的光斑。

“我在你右邊,抬頭~”有些俏皮的語氣,依舊是剛才那個聲音,珣詫異地抬起頭,只見在自己左邊十幾米之外停了一輛車,車窗緩緩降下來,一個男子滿面笑容地看著他。珣挑了一下眉毛,沒打算接話,不是冷淡,而是沒打算在公眾場合對著十幾米外一個陌生人大叫。

男子的嘴唇動了動,有些慵懶的聲音又在耳畔響起:“噢,你等的人來了,明天中午在‘君悅’我請你吃飯,我可是你們公司很重要的客戶哦~”說罷,車窗升起,車子緩緩開走了。

珣皺了皺眉頭,沒來得及多想,熟悉的腳步聲便在身后匆匆響起,楚捷快步走到身畔,拉住自己的手,然后滿是歉意的說:“等很久了吧,剛要出來又碰到了點兒事。”珣回過神來,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然后跟著他往停車場走。

朝陽薄薄地灑落了一層,珣走進公司,剛剛落座,一打開電腦,成堆的工作文件就涌了進來,珣剎那間有了砸掉這臺機器的沖動,頭疼地喝了口茶,然后開始一件件處理。

沖泡幾次過后,茶味開始漸漸淡了,剛要再加水,卻驀然想起楚捷以前告訴過自己,茶沖泡的次數多了,很多對身體不好的物質就會擴散出來,于是放下了茶杯,看看時間,已經接近十二點了,再看看還沒做到一半的工作,珣更加堅定了等賺夠錢就把公司炒掉的決心。

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楚捷:“捷,中午我不和你吃飯了。”

“怎么?又有那么多事啊?”

“恩···”從聲音里聽出了濃濃的不滿,珣無力地靠在椅背上,輕輕應了一聲。

“早就說了來我公司嘛,你們是不是沒人了啊?怎么什么事都給你做!”

珣一抬頭,看見總經理走了進來,趕忙打斷了楚捷慣常的抱怨和勸說:“好了,老大來了,我掛了,就這樣,別不去吃飯。”

當珣再一抬頭的時候,便看見總經理已經站在了自己旁邊,笑容可掬。珣拋開外面熾熱的陽光,不由打了個冷顫,心里悄悄嘀咕著:“不就是打了個電話么···扣錢就扣錢嘛···干嘛這么看著我···”

“小珣啊,還沒吃飯呢吧。”

聽到這個如此親切的問候,珣只感到背脊一陣發涼。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下,然后表情僵硬地輕輕點了點頭。

“那正好,公司剛接了張大單,人家指定讓你去簽,你可要好好把握啊!就在‘君悅’。公司今年的收益就看你的了!你向來都是我最欣賞的員工啊,人又能干,又聰明······”珣自動忽略掉后面那些包裹著糖衣的東西。心思不斷在“大單”和“收益”這兩個東西上繞,繞著繞著就想起了昨天那個會千里傳音的男人,背脊再一次發涼。

珣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然后抬手指了指顯示器,上面清楚地現實著——完成度37%。

“真是,誰安排的工作啊!怎么會那么多,都說過要合理分配合理分配···”一長段廢話之后,終于吐出了珣以為已經難產在了他咽喉那里的那句話——“沒事,沒事,你先去簽單,這些工作我讓人重新分配啊重新分配的。”

珣剎那間有了一種熱淚盈眶的沖動,迅速起身、上電梯、下樓然后沖出大門。

坐出租車到了君悅后,珣猛然發現了一件創世

在你看之前,請靜下心來,閉上眼睛,忘了那些煩心的事情吧,深呼吸,再泡一杯茶,讓陽光停在腳的前一步。你可以不相信我說的一切,那么在之后便忘了這一切吧,但請認真聽我說。噓——我要開始了。

——寫在前面的話

陽光懶洋洋地灑下來,給整個城市鍍上了一層金色,有風輕輕吹過,包含著堅硬的氣息,像是被鋼筋水泥硬化了一般。

歐陽珣站在公司門口,等男友下班然后一起去吃飯,淡淡的暖意透過西裝,柔軟地滲透進來,然后流到心底。陽光模糊了雙眼,珣不由抬起手撩起眼前的碎發然后用手擋住陽光。忽然,一切的消失了,周圍變成一片黑暗,寂靜得仿佛時間都已經靜止,周圍別無它物,連身體的感知都已經消失,似乎是站在宇宙誕生的那一刻,一切都還沒有產生。又是老毛病,珣在心里無奈地想到。

“真是難得的好天氣呢!”有個完全陌生的聲音在耳邊輕輕響起。世界瞬間恢復,陽光再一次親吻著肌膚,珣轉過頭四處張望,周圍都是僵硬而死板的臉,從身邊匆匆繞過,找不到是誰在說話。四顧幾次之后便放棄了尋找,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五分鐘了呢!珣甩了甩頭發,低下頭,陽光透過額前的碎發灑入眼睛,留下星星點點的光斑。

“我在你右邊,抬頭~”有些俏皮的語氣,依舊是剛才那個聲音,珣詫異地抬起頭,只見在自己左邊十幾米之外停了一輛車,車窗緩緩降下來,一個男子滿面笑容地看著他。珣挑了一下眉毛,沒打算接話,不是冷淡,而是沒打算在公眾場合對著十幾米外一個陌生人大叫。

男子的嘴唇動了動,有些慵懶的聲音又在耳畔響起:“噢,你等的人來了,明天中午在‘君悅’我請你吃飯,我可是你們公司很重要的客戶哦~”說罷,車窗升起,車子緩緩開走了。

珣皺了皺眉頭,沒來得及多想,熟悉的腳步聲便在身后匆匆響起,楚捷快步走到身畔,拉住自己的手,然后滿是歉意的說:“等很久了吧,剛要出來又碰到了點兒事。”珣回過神來,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然后跟著他往停車場走。

朝陽薄薄地灑落了一層,珣走進公司,剛剛落座,一打開電腦,成堆的工作文件就涌了進來,珣剎那間有了砸掉這臺機器的沖動,頭疼地喝了口茶,然后開始一件件處理。

沖泡幾次過后,茶味開始漸漸淡了,剛要再加水,卻驀然想起楚捷以前告訴過自己,茶沖泡的次數多了,很多對身體不好的物質就會擴散出來,于是放下了茶杯,看看時間,已經接近十二點了,再看看還沒做到一半的工作,珣更加堅定了等賺夠錢就把公司炒掉的決心。

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楚捷:“捷,中午我不和你吃飯了。”

“怎么?又有那么多事啊?”

“恩···”從聲音里聽出了濃濃的不滿,珣無力地靠在椅背上,輕輕應了一聲。

“早就說了來我公司嘛,你們是不是沒人了啊?怎么什么事都給你做!”

珣一抬頭,看見總經理走了進來,趕忙打斷了楚捷慣常的抱怨和勸說:“好了,老大來了,我掛了,就這樣,別不去吃飯。”

當珣再一抬頭的時候,便看見總經理已經站在了自己旁邊,笑容可掬。珣拋開外面熾熱的陽光,不由打了個冷顫,心里悄悄嘀咕著:“不就是打了個電話么···扣錢就扣錢嘛···干嘛這么看著我···”

“小珣啊,還沒吃飯呢吧。”

聽到這個如此親切的問候,珣只感到背脊一陣發涼。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下,然后表情僵硬地輕輕點了點頭。

“那正好,公司剛接了張大單,人家指定讓你去簽,你可要好好把握啊!就在‘君悅’。公司今年的收益就看你的了!你向來都是我最欣賞的員工啊,人又能干,又聰明······”珣自動忽略掉后面那些包裹著糖衣的東西。心思不斷在“大單”和“收益”這兩個東西上繞,繞著繞著就想起了昨天那個會千里傳音的男人,背脊再一次發涼。

珣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然后抬手指了指顯示器,上面清楚地現實著——完成度37%。

“真是,誰安排的工作啊!怎么會那么多,都說過要合理分配合理分配···”一長段廢話之后,終于吐出了珣以為已經難產在了他咽喉那里的那句話——“沒事,沒事,你先去簽單,這些工作我讓人重新分配啊重新分配的。”

珣剎那間有了一種熱淚盈眶的沖動,迅速起身、上電梯、下樓然后沖出大門。

坐出租車到了君悅后,珣猛然發現了一件創世

在你看之前,請靜下心來,閉上眼睛,忘了那些煩心的事情吧,深呼吸,再泡一杯茶,讓陽光停在腳的前一步。你可以不相信我說的一切,那么在之后便忘了這一切吧,但請認真聽我說。噓——我要開始了。

——寫在前面的話

陽光懶洋洋地灑下來,給整個城市鍍上了一層金色,有風輕輕吹過,包含著堅硬的氣息,像是被鋼筋水泥硬化了一般。

歐陽珣站在公司門口,等男友下班然后一起去吃飯,淡淡的暖意透過西裝,柔軟地滲透進來,然后流到心底。陽光模糊了雙眼,珣不由抬起手撩起眼前的碎發然后用手擋住陽光。忽然,一切的消失了,周圍變成一片黑暗,寂靜得仿佛時間都已經靜止,周圍別無它物,連身體的感知都已經消失,似乎是站在宇宙誕生的那一刻,一切都還沒有產生。又是老毛病,珣在心里無奈地想到。

“真是難得的好天氣呢!”有個完全陌生的聲音在耳邊輕輕響起。世界瞬間恢復,陽光再一次親吻著肌膚,珣轉過頭四處張望,周圍都是僵硬而死板的臉,從身邊匆匆繞過,找不到是誰在說話。四顧幾次之后便放棄了尋找,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五分鐘了呢!珣甩了甩頭發,低下頭,陽光透過額前的碎發灑入眼睛,留下星星點點的光斑。

“我在你右邊,抬頭~”有些俏皮的語氣,依舊是剛才那個聲音,珣詫異地抬起頭,只見在自己左邊十幾米之外停了一輛車,車窗緩緩降下來,一個男子滿面笑容地看著他。珣挑了一下眉毛,沒打算接話,不是冷淡,而是沒打算在公眾場合對著十幾米外一個陌生人大叫。

男子的嘴唇動了動,有些慵懶的聲音又在耳畔響起:“噢,你等的人來了,明天中午在‘君悅’我請你吃飯,我可是你們公司很重要的客戶哦~”說罷,車窗升起,車子緩緩開走了。

珣皺了皺眉頭,沒來得及多想,熟悉的腳步聲便在身后匆匆響起,楚捷快步走到身畔,拉住自己的手,然后滿是歉意的說:“等很久了吧,剛要出來又碰到了點兒事。”珣回過神來,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然后跟著他往停車場走。

朝陽薄薄地灑落了一層,珣走進公司,剛剛落座,一打開電腦,成堆的工作文件就涌了進來,珣剎那間有了砸掉這臺機器的沖動,頭疼地喝了口茶,然后開始一件件處理。

沖泡幾次過后,茶味開始漸漸淡了,剛要再加水,卻驀然想起楚捷以前告訴過自己,茶沖泡的次數多了,很多對身體不好的物質就會擴散出來,于是放下了茶杯,看看時間,已經接近十二點了,再看看還沒做到一半的工作,珣更加堅定了等賺夠錢就把公司炒掉的決心。

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楚捷:“捷,中午我不和你吃飯了。”

“怎么?又有那么多事啊?”

“恩···”從聲音里聽出了濃濃的不滿,珣無力地靠在椅背上,輕輕應了一聲。

“早就說了來我公司嘛,你們是不是沒人了啊?怎么什么事都給你做!”

珣一抬頭,看見總經理走了進來,趕忙打斷了楚捷慣常的抱怨和勸說:“好了,老大來了,我掛了,就這樣,別不去吃飯。”

當珣再一抬頭的時候,便看見總經理已經站在了自己旁邊,笑容可掬。珣拋開外面熾熱的陽光,不由打了個冷顫,心里悄悄嘀咕著:“不就是打了個電話么···扣錢就扣錢嘛···干嘛這么看著我···”

“小珣啊,還沒吃飯呢吧。”

聽到這個如此親切的問候,珣只感到背脊一陣發涼。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下,然后表情僵硬地輕輕點了點頭。

“那正好,公司剛接了張大單,人家指定讓你去簽,你可要好好把握啊!就在‘君悅’。公司今年的收益就看你的了!你向來都是我最欣賞的員工啊,人又能干,又聰明······”珣自動忽略掉后面那些包裹著糖衣的東西。心思不斷在“大單”和“收益”這兩個東西上繞,繞著繞著就想起了昨天那個會千里傳音的男人,背脊再一次發涼。

珣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然后抬手指了指顯示器,上面清楚地現實著——完成度37%。

“真是,誰安排的工作啊!怎么會那么多,都說過要合理分配合理分配···”一長段廢話之后,終于吐出了珣以為已經難產在了他咽喉那里的那句話——“沒事,沒事,你先去簽單,這些工作我讓人重新分配啊重新分配的。”

珣剎那間有了一種熱淚盈眶的沖動,迅速起身、上電梯、下樓然后沖出大門。

坐出租車到了君悅后,珣猛然發現了一件創世

在你看之前,請靜下心來,閉上眼睛,忘了那些煩心的事情吧,深呼吸,再泡一杯茶,讓陽光停在腳的前一步。你可以不相信我說的一切,那么在之后便忘了這一切吧,但請認真聽我說。噓——我要開始了。

——寫在前面的話

陽光懶洋洋地灑下來,給整個城市鍍上了一層金色,有風輕輕吹過,包含著堅硬的氣息,像是被鋼筋水泥硬化了一般。

歐陽珣站在公司門口,等男友下班然后一起去吃飯,淡淡的暖意透過西裝,柔軟地滲透進來,然后流到心底。陽光模糊了雙眼,珣不由抬起手撩起眼前的碎發然后用手擋住陽光。忽然,一切的消失了,周圍變成一片黑暗,寂靜得仿佛時間都已經靜止,周圍別無它物,連身體的感知都已經消失,似乎是站在宇宙誕生的那一刻,一切都還沒有產生。又是老毛病,珣在心里無奈地想到。

“真是難得的好天氣呢!”有個完全陌生的聲音在耳邊輕輕響起。世界瞬間恢復,陽光再一次親吻著肌膚,珣轉過頭四處張望,周圍都是僵硬而死板的臉,從身邊匆匆繞過,找不到是誰在說話。四顧幾次之后便放棄了尋找,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五分鐘了呢!珣甩了甩頭發,低下頭,陽光透過額前的碎發灑入眼睛,留下星星點點的光斑。

“我在你右邊,抬頭~”有些俏皮的語氣,依舊是剛才那個聲音,珣詫異地抬起頭,只見在自己左邊十幾米之外停了一輛車,車窗緩緩降下來,一個男子滿面笑容地看著他。珣挑了一下眉毛,沒打算接話,不是冷淡,而是沒打算在公眾場合對著十幾米外一個陌生人大叫。

男子的嘴唇動了動,有些慵懶的聲音又在耳畔響起:“噢,你等的人來了,明天中午在‘君悅’我請你吃飯,我可是你們公司很重要的客戶哦~”說罷,車窗升起,車子緩緩開走了。

珣皺了皺眉頭,沒來得及多想,熟悉的腳步聲便在身后匆匆響起,楚捷快步走到身畔,拉住自己的手,然后滿是歉意的說:“等很久了吧,剛要出來又碰到了點兒事。”珣回過神來,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然后跟著他往停車場走。

朝陽薄薄地灑落了一層,珣走進公司,剛剛落座,一打開電腦,成堆的工作文件就涌了進來,珣剎那間有了砸掉這臺機器的沖動,頭疼地喝了口茶,然后開始一件件處理。

沖泡幾次過后,茶味開始漸漸淡了,剛要再加水,卻驀然想起楚捷以前告訴過自己,茶沖泡的次數多了,很多對身體不好的物質就會擴散出來,于是放下了茶杯,看看時間,已經接近十二點了,再看看還沒做到一半的工作,珣更加堅定了等賺夠錢就把公司炒掉的決心。

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楚捷:“捷,中午我不和你吃飯了。”

“怎么?又有那么多事啊?”

“恩···”從聲音里聽出了濃濃的不滿,珣無力地靠在椅背上,輕輕應了一聲。

“早就說了來我公司嘛,你們是不是沒人了啊?怎么什么事都給你做!”

珣一抬頭,看見總經理走了進來,趕忙打斷了楚捷慣常的抱怨和勸說:“好了,老大來了,我掛了,就這樣,別不去吃飯。”

當珣再一抬頭的時候,便看見總經理已經站在了自己旁邊,笑容可掬。珣拋開外面熾熱的陽光,不由打了個冷顫,心里悄悄嘀咕著:“不就是打了個電話么···扣錢就扣錢嘛···干嘛這么看著我···”

“小珣啊,還沒吃飯呢吧。”

聽到這個如此親切的問候,珣只感到背脊一陣發涼。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下,然后表情僵硬地輕輕點了點頭。

“那正好,公司剛接了張大單,人家指定讓你去簽,你可要好好把握啊!就在‘君悅’。公司今年的收益就看你的了!你向來都是我最欣賞的員工啊,人又能干,又聰明······”珣自動忽略掉后面那些包裹著糖衣的東西。心思不斷在“大單”和“收益”這兩個東西上繞,繞著繞著就想起了昨天那個會千里傳音的男人,背脊再一次發涼。

珣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然后抬手指了指顯示器,上面清楚地現實著——完成度37%。

“真是,誰安排的工作啊!怎么會那么多,都說過要合理分配合理分配···”一長段廢話之后,終于吐出了珣以為已經難產在了他咽喉那里的那句話——“沒事,沒事,你先去簽單,這些工作我讓人重新分配啊重新分配的。”

珣剎那間有了一種熱淚盈眶的沖動,迅速起身、上電梯、下樓然后沖出大門。

坐出租車到了君悅后,珣猛然發現了一件創世

在你看之前,請靜下心來,閉上眼睛,忘了那些煩心的事情吧,深呼吸,再泡一杯茶,讓陽光停在腳的前一步。你可以不相信我說的一切,那么在之后便忘了這一切吧,但請認真聽我說。噓——我要開始了。

——寫在前面的話

陽光懶洋洋地灑下來,給整個城市鍍上了一層金色,有風輕輕吹過,包含著堅硬的氣息,像是被鋼筋水泥硬化了一般。

歐陽珣站在公司門口,等男友下班然后一起去吃飯,淡淡的暖意透過西裝,柔軟地滲透進來,然后流到心底。陽光模糊了雙眼,珣不由抬起手撩起眼前的碎發然后用手擋住陽光。忽然,一切的消失了,周圍變成一片黑暗,寂靜得仿佛時間都已經靜止,周圍別無它物,連身體的感知都已經消失,似乎是站在宇宙誕生的那一刻,一切都還沒有產生。又是老毛病,珣在心里無奈地想到。

“真是難得的好天氣呢!”有個完全陌生的聲音在耳邊輕輕響起。世界瞬間恢復,陽光再一次親吻著肌膚,珣轉過頭四處張望,周圍都是僵硬而死板的臉,從身邊匆匆繞過,找不到是誰在說話。四顧幾次之后便放棄了尋找,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五分鐘了呢!珣甩了甩頭發,低下頭,陽光透過額前的碎發灑入眼睛,留下星星點點的光斑。

“我在你右邊,抬頭~”有些俏皮的語氣,依舊是剛才那個聲音,珣詫異地抬起頭,只見在自己左邊十幾米之外停了一輛車,車窗緩緩降下來,一個男子滿面笑容地看著他。珣挑了一下眉毛,沒打算接話,不是冷淡,而是沒打算在公眾場合對著十幾米外一個陌生人大叫。

男子的嘴唇動了動,有些慵懶的聲音又在耳畔響起:“噢,你等的人來了,明天中午在‘君悅’我請你吃飯,我可是你們公司很重要的客戶哦~”說罷,車窗升起,車子緩緩開走了。

珣皺了皺眉頭,沒來得及多想,熟悉的腳步聲便在身后匆匆響起,楚捷快步走到身畔,拉住自己的手,然后滿是歉意的說:“等很久了吧,剛要出來又碰到了點兒事。”珣回過神來,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然后跟著他往停車場走。

朝陽薄薄地灑落了一層,珣走進公司,剛剛落座,一打開電腦,成堆的工作文件就涌了進來,珣剎那間有了砸掉這臺機器的沖動,頭疼地喝了口茶,然后開始一件件處理。

沖泡幾次過后,茶味開始漸漸淡了,剛要再加水,卻驀然想起楚捷以前告訴過自己,茶沖泡的次數多了,很多對身體不好的物質就會擴散出來,于是放下了茶杯,看看時間,已經接近十二點了,再看看還沒做到一半的工作,珣更加堅定了等賺夠錢就把公司炒掉的決心。

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楚捷:“捷,中午我不和你吃飯了。”

“怎么?又有那么多事啊?”

“恩···”從聲音里聽出了濃濃的不滿,珣無力地靠在椅背上,輕輕應了一聲。

“早就說了來我公司嘛,你們是不是沒人了啊?怎么什么事都給你做!”

珣一抬頭,看見總經理走了進來,趕忙打斷了楚捷慣常的抱怨和勸說:“好了,老大來了,我掛了,就這樣,別不去吃飯。”

當珣再一抬頭的時候,便看見總經理已經站在了自己旁邊,笑容可掬。珣拋開外面熾熱的陽光,不由打了個冷顫,心里悄悄嘀咕著:“不就是打了個電話么···扣錢就扣錢嘛···干嘛這么看著我···”

“小珣啊,還沒吃飯呢吧。”

聽到這個如此親切的問候,珣只感到背脊一陣發涼。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下,然后表情僵硬地輕輕點了點頭。

“那正好,公司剛接了張大單,人家指定讓你去簽,你可要好好把握啊!就在‘君悅’。公司今年的收益就看你的了!你向來都是我最欣賞的員工啊,人又能干,又聰明······”珣自動忽略掉后面那些包裹著糖衣的東西。心思不斷在“大單”和“收益”這兩個東西上繞,繞著繞著就想起了昨天那個會千里傳音的男人,背脊再一次發涼。

珣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然后抬手指了指顯示器,上面清楚地現實著——完成度37%。

“真是,誰安排的工作啊!怎么會那么多,都說過要合理分配合理分配···”一長段廢話之后,終于吐出了珣以為已經難產在了他咽喉那里的那句話——“沒事,沒事,你先去簽單,這些工作我讓人重新分配啊重新分配的。”

珣剎那間有了一種熱淚盈眶的沖動,迅速起身、上電梯、下樓然后沖出大門。

坐出租車到了君悅后,珣猛然發現了一件

第4篇:風娘(轉載)

風娘 (一) 鎮子里每天總有一些稀罕的事體發生。 一個年輕的女子流落到鎮子,蓬頭垢面,逢人就傻笑。 “你從哪里來的呦?”“還不曉得她屋里的人要急翻成么子樣呢?”圍觀的街坊們七嘴八舌地問。瘋女子一味地笑了,竟當了眾人的面脫下了褲子,赤出黃澄澄的一地尿水來。眾街坊自然是一哄而散,甚兒有人嘴里咕噥著有失風化有失風化。盡管如此,還是有些在鎮子里晃蕩慣了的男人不懷好意地圍著這瘋女子轉悠,惹得鎮子里的婆姨們常對著那女子吐口水,有的婆姨還上前踹幾腳,叫她“滾遠些”。遭到攻擊的瘋女子瞪大了眼睛,依然傻笑。可她就是不走,每天在鎮子里穿行。有那好心的街坊就端了剩飯給她,偶爾鎮子里有誰家辦酒席了,瘋女子還能討得一些油水泛光的葷菜,寶貝了似得兜在塑料布里,藏到她棲身的毛家祠堂里。 那時節,鎮子里有個叫昂生的男人已有35歲。他曾在石料場子干活被機器絞斷了左手,又因屋里窮,一直沒討得婆姨。他的母親見那瘋女子還有幾份姿色,就動了心思,決定收下她給昂生做婆姨,等她給屋里“續上香火”后,就把她攆走。昂生雖老大不情愿,但看著屋里這番光景,咬咬牙還是答應了。結果,昂生一分未花,就當了新郎。 昂生就是我的父親。瘋女子是我的母親。她在被收到父親的屋里開始,被街坊們稱為瘋娘。但我更認為其實大家是喊她風娘的。 那時候,距離我的描述整整30年。 (二) 昂生的母親,我當是要稱之為奶奶的。 娘生下我的時候,奶奶抱著我,癟著沒剩幾顆牙的嘴欣喜地說:“這瘋婆姨,還給我養了個帶把的崽子呢。” 而在這里為敘述的方便,或者說更接近于一種叫小說的文體,我仍沿用鎮子里街坊對他們的稱謂了。 昂生的娘整日里把風娘生養下的孩子摟在懷里,癟著嘴發出嘍嘍的愛憐聲。她從不讓風娘靠近孩子。 風娘一直想抱抱她的孩子,總在昂生的娘面前吃力地叫喊:“給,給我......” 昂生的娘不理她。孩子那么小,像個肉嘟嘟,萬一風娘失手把孩子掉在地上怎么辦?畢竟,風娘是個瘋女子。但風娘不管,她依然叫喊。昂生的娘就總要瞪起了眼珠子呵斥:“你莫想抱我的乖孫崽,我不會給你的。要是被我發現你偷抱了他,看我不打死你?假使不打死,我也要把你攆走。”昂生的娘臉色鐵青,目光犀利,言語間沒有半點含糊的松動。 風娘大約是聽懂了,滿臉的惶恐,她使勁捂著鼓脹得老高的兩個奶子,不敢再叫喊。但她胸前的衣襟很快地被她的奶水浸濕,她撩開了衣服,喊:“吃,吃,給吃......” 昂生的娘往往聽了,就要嘆了氣,說這是造得哪門子孽哦,可惜了我這乖孫崽呢。她不再嚴厲地瞪視風娘,轉而拿了一個碗塞到風娘的手里,說:“盛到這碗吧,回頭你自己吃。” 風娘捧了碗,不再喊,傻笑著把奶水擠到黑呼呼的瓦瓷碗里,映襯得那奶水格外地乳白潔凈。 昂生的娘開始一匙一匙把米糊湯喂進大哭著的孩子的嘴里。“不是奶奶新狠呢,我的個乖孫崽,是你娘有病,我怕她那奶水里也帶來有,要是傳染給你就麻煩了。”孩子在昂生的娘的絮叨中漸漸安靜下來。 風娘端了她自己的一大碗奶水,亦安靜地站在一旁,看孩子咂吧著細嫩的嘴吃進米糊。 (三) 風娘終歸是瘋著的。她不肯吃自己的奶水。昂生的娘讓她倒了,也不肯,只是喊著:“吃,吃,給吃......”她要給她的孩子吃。 昂生從外面做工回來見了,鼻子就酸,又看他的母親要發作的樣子,一把奪了風娘手里的瓷碗,往外扔。 風娘受驚般的撲向屋外,街坊們見了,無不搖頭這昂生屋里的呦,么子時候是個盡頭。風娘卻是不聞這些的,她撿了碗,席地坐了,撩了衣襟就開始擠奶水。 昂生在屋里頭嘆氣。 昂生的娘叱喝著我還沒有死呢,長吁短談的做么子啊,還不去把那瘋婆姨拽回屋來?當真是丟光了我乖孫崽的顏面呢。 鎮子里的冬天,在一夜烏沉的寒風中來臨了。 昂生受傷的手臂開始隱隱作疼,他不能再去做工了。屋子里四個人攏著地爐,默不作聲。 孩子首先打破了沉默,在昂生的娘的手灣里哇哇地哭喊起來。 “是餓了呢,奶奶的乖孫崽,奶奶曉得,曉得的。”昂生的娘嘴里喏喏的說著,要站起身來去拿給孩子喂食時墊在下巴殼上的飯兜兜。 昂生扶了母親一把,站起來,說我來吧,您老人家坐好了只管喂祥正吧。 這個冬天,我知道了祥正就是我的名字。 風娘也站起來,但她卻一腳把煨在地爐旁的米糊踏翻了。 昂生的娘頓時氣結。她決定把風娘攆走,屋里多一個吃閑飯的人也就罷了,還要如此的惹是生非。 “要攆,也要等到年后了吧?眼看著就要過年了呢。畢竟她是祥正的娘,我們就一起過個團員年。”昂生不敢違抗了他的母親,就用了乞求的語氣與她商量。 昂生的娘不表態,只對了被她摟在懷里的祥正說:奶奶的乖孫崽哦,奶奶的乖孫崽...... 昂生就懂得了母親的心思,他轉身想拿風娘進到里屋里去,才發現不知道么子時候風娘又跑出去了。他快速地出得屋來,徑直走到毛家祠堂,在祠堂兩扇朱紅色的門后面,拖出了倦在地上的風娘,“回轉了,走,跟我回轉了。”昂生說著說著眼睛有些模糊起來,他看見風娘把奶水盛到了祠堂神礱上的香油燈盞里。 (四) 鎮子里的年異常的熱鬧。家家戶戶的屋門上都貼了門神。孩子們更是扎起堆了比拼爆竹,街坊們則忙著走親訪友閑話又一年的光景。 鎮子東頭里的毛家就顯得寂寥了許多。他屋里的老祖宗——毛六爺在年三十晚過世了。在這個日子里過世的人是被稱做“殺年豬”的,不僅要給來幫忙料理后事的人雙倍的賞錢,還要請得和尚來做足三天的法場,以驅避噩運呢。 毛家的屋門上裱著黃色草紙的挽聯。路過的街坊都只是在街道里大聲的喊了毛家屋里的新年吉祥了啊。毛家的孝子孝孫就要倚在屋門坎里,向喊叫的街坊作揖回禮。 出得頭七,毛家老少到祠堂里上香,鬧出一騰子事來。 正是為毛家的長孫打卦呢,唱卦的人微瞇了眼睛,嘴里念念有詞,卻總是沒有辦法應卦。滿祠堂里站著的人面面相覷。不知道這長孫在哪里通不過自家列祖列宗的庇護了。 風娘闖了進來。她照例傻笑著,穿過毛家的人群,徑直到了神礱前,端了燈盞就往外走。 燃著的息香飄散出一縷裊裊的青煙。 “是哩,是我們沒有看護好列祖列宗的神礱,竟至受到瘋婆姨的褻瀆呢,開。”唱卦的人暴目一睜。 天,卦應了。 “打死這個該死的瘋婆姨啊,是她在作祟呢。只是苦了我屋里的孫啊。”毛家老太太哭喊著撲向了仍在行走的風娘。 燈盞跌落在地,砰然而碎。 風娘的哀嚎聲良久才從釅釅圍著她揮舞著拳打腳踢的人群里發散出來。 正尋她而來的昂生在鎮子的途中心猛的悸成一團,他有些喘不過氣來,加緊了腳底的速度。 風娘是被他背回屋的,昂生的背上印滿了烏紅的血漬。 “這都是我前世造了孽呢。”昂生的娘渾濁的眼淚滴在風娘的身上。 “我去請柯醫師來給她看看吧,只怕要吃幾副藥才能好呢。”昂生用手輕輕地拍打風娘的臉頰,“娘,你照看著點,我去了就回轉來。毛家的人還沒有順氣呢。” 昂生的娘跺著腳催促昂生快去,嘴里喊了:“他毛家屋里的人還要怎生了得?我要喊街坊鄰舍來講理呢。” 祥正在屋子里的搖籃里哇哇大哭起來。 風娘在床上臥了半個月的光景,身上的傷好了。每日里還往鎮子里跑,但是孑然不再去往毛家祠堂了的。 春天就在她的奔跑中來了。 這天,昂生的娘煮了一大鍋飯,親手給風娘盛滿了一大碗,說:“瘋女子啊,這個屋里太窮了,我對不起你。你吃完這碗飯,就去找個富裕些的人家討生活吧,以后也莫要回轉來了,啊?” 風娘正扒了一大團飯在口里,聽了昂生的娘下的“逐客令,顯得非常吃驚,一團飯就在嘴里凝滯了。她望著昂生的娘懷中的祥正,口齒不清地哀喊:“不,不要......” 昂生的娘猛地沉下臉,厲聲吼到:“你這個瘋婆娘,叫么子叫,叫下去也沒有你的好果子吃。我可憐你,收留了你兩年了,你還要么樣?吃了飯就走,要不莫怪我不客氣?”說著說著,昂生的娘從屋門后拿出一根扁擔,往風娘面前的地上重重一磕,“咚”地發出一聲響。 風娘嚇得猛地站了起來,看昂生的娘沒有再動靜,就拿眼怯怯地看著她,又慢慢低下頭去看面前的飯碗,眼淚水就直直的落在白花花的米飯上。突然,風娘做了一個很奇怪的舉動,她把碗里的飯分了一大半給另一只空碗,然后可憐巴巴地看著昂生的娘。 昂生的娘呆了。風娘是向她表示,每餐只吃半碗飯,只求別趕她走。昂生的娘感覺心仿佛被人狠狠揪了幾把,她也也是女人,她曉得風娘的意思。但她還是別過頭,生生地將熱淚憋了回去,重新板起了臉說:“快吃吧,吃了就走。我的乖孫崽不能有個瘋癲癲的娘。” 風娘似乎聽懂了昂生的娘的話,她放下碗,踉踉蹌蹌地出了屋,又長時間站在屋門前不走。 昂生的娘趕在后面說:“你走,你走,莫要回頭。尋戶富裕人家過你的日子吧!” 風娘走攏來,一雙手伸向昂生的娘的懷里,她想抱抱祥正。 昂生的娘猶豫了一下,還是把襁褓中的祥正遞給了風娘。風娘第一次把祥正摟在懷里,咧開嘴笑了,笑得春風滿面。 昂生的娘卻如臨大敵,兩手在祥正的身下接著,生怕風娘的瘋勁一上來,把祥正像扔垃圾一樣丟掉。風娘抱著祥正的時間不足三分鐘,她便迫不及待地將祥正接了過去,然后轉身進屋關上了門。 (五) 鎮子里的太陽從顏色到狀貌都變了,它以一個不祥的早晨開始了新的一天。 祥正懵懵懂懂地曉事了。 他發現,除了他自己,別的小伙伴都有娘。他去找父親,找奶奶,他們告訴他娘死了。 昂生這樣說的時候,心臟再一次的悸成一團,他拿了手握成拳頭,在心口上下滾動。 “爹,你又心口疼了?祥正幫你擂啊。”祥正挨近了身子過來。昂生就勢抱起了他,說:“不用了呢,爹不疼。爹馱你去買烘糕回轉來吃。” 昂生的娘從昂生的后背伸出手,拍了一下祥正坐在昂生肩頭的屁股,癟著嘴笑:“看把你縱得沒有了人樣了呢。” 祥正就嘻嘻笑著被昂生馱著出了屋門去。 毛家的長孫比祥正大六歲,陰鷙了眼睛告訴祥正:“你娘是瘋女子,被你奶奶趕走了。” 祥正不信,和毛家的長孫扭打成一團。毛家的長孫女在一旁拉不開架,只有哭著喊:“莫打了,莫打了。”小伙伴們多是在一邊起哄的,叫嚷著翻過來,翻過來就強了。祥正抹著鼻子里的血,氣咻咻地踩了毛家長孫的后背,說我現在就回轉找我奶奶,要沒有這么子事,我還要來打你的。 昂生的娘被祥正纏得緊了,說你娘當真是個瘋女子呢,她跑了,死活我們不知。 “那就是講他們沒有講瞎話,我娘真是被你趕走的了?”祥正氣急敗壞的喊叫。把端到他跟前的飯菜掃潑了一地。 祥正自動地疏遠了小伙伴們。他時常坐在屋門口的石階上,出神。他的腦海里還沒有“瘋”的概念,只知道非常想念他娘,她長么子樣?還活著嗎?街坊們從昂生屋門口經過,莫不嘆息。 昂生的娘頭發已經完全白了,蓬松著在風里絲絲顫抖。她守著祥正一刻也不敢有所松懈。 轉眼天涼了下來。有雁群排著整齊的隊型從鎮子的上空掠過。 祥正十歲了。 盡管屋里生活窘得慌,但昂生還是借來了一些錢物,請了廚師過來操辦了幾桌酒席,“我屋里祥正搭幫街坊鄰舍,今天算是成人了呢。備得幾杯薄酒,還請大家伙的今后繼續搭幫著他行路呢。”昂生誠意地端了酒杯敬謝。 正吃著呢,幾個小伙伴飛也似地跑來大叫:“祥正,祥正,快去看,你娘回來了,你的瘋娘回來了。” 祥正一愣,轉而撒腿就往外跑,滿屋子的人都跟隨著也追了出來。 風娘還是破衣爛衫,頭發上沾著些枯黃的碎草末,估計又是在哪個草堆里過了一夜。她不敢進屋門,卻面對著昂生屋里,坐在鎮子中的水塘邊的石條上,手里還拿著個臟兮兮的氣球。 祥正和小伙伴們氣喘吁吁地站到了她面前。她急切地從他們中間搜尋她的兒子。風娘終于盯住祥正,死死地盯住祥正,笑起來,裂著嘴叫: “乖孫崽,乖孫崽,球,球,給你球。”她站起來,不停地揚著手中的氣球,討好地往祥正懷里塞。 這是祥正有記憶后第一次看到風娘。 (六) 屋里不能白養著風娘,昂生的娘決定訓練風娘做些雜活。 鎮子里的鎮公所里又一個養豬場,每天里都會收購一些街坊們送去的打豬草。外出時,昂生的娘就帶著風娘出去“觀摩”,說不聽話就要挨打。過了些日子,她以為風娘已被自己訓練得差不多了,就叫風娘單獨出去打豬草。沒想到,風娘只用了半小時就割了兩筐豬草回轉來。昂生的娘一看,又急又慌,風娘把鎮子里河對案岸園藝場地里正生漿拔穗的稻谷打回來了。昂生的娘懊惱的大罵 “瘋婆姨谷草不分……”昂生的娘正想著如何善后,谷田的主人找來了,開口就說是她故意唆使了瘋婆姨的。昂生的娘火冒三丈,當著來人的面拿出扁擔一下敲在風娘的后腰上,說:“打死你這個瘋婆姨呢,打死你呢,你回轉來做么子……”風娘雖瘋,疼還是知道的,她一跳一跳地躲著扁擔,嘴里不停地發出“疼、疼……”的哀號。來的人看不過眼,上前去攔了昂生的娘說“算了,我們不追究了。以后把她看緊點就是……”這場風波平息后,風娘歪在地上抽泣著。 祥正從學堂里放學回來,知道了緣由,有些鄙夷地對風娘說:“草和谷子都分不清,你還能干么子。”話音剛落,他的后腦勺挨了一巴掌,是昂生的娘打的。 昂生的娘瞪著眼罵:“沒有個人樣了呢,再么樣,她也是你娘啊!“ 祥正不屑地撇嘴:“我沒有這樣的傻瘋娘!” “嗬,你當真是越來越不象話了。看我不打你!”昂生的娘又舉起巴掌,這時只見風娘像彈簧一樣從地上跳起,橫在祥正和昂生的娘中間,指著自己的頭,“打、打”地叫著。 祥正的眼淚落了下來,風娘是叫奶奶打她,別打他呢。 昂生的娘舉在半空中的手頹然垂下,嘴里喃喃地說:“這個瘋婆姨,心里也知道疼愛自己的孩子啊!” 昂生被園藝場養魚的人家請去打短工,每月能賺50元。風娘仍然在昂生的娘帶領下出門干活,主要是打豬草,她沒再惹什么大的亂子。 又一個冬日就這么悄無聲息的來了。快要放寒假了。雨天,昂生的娘讓風娘給祥正送雨傘。風娘一路摔了好幾跤,渾身濕漉漉的沾滿了泥,站在教室的窗戶旁望著祥正傻笑,口里喊著:“正,正,傘。”一些同學嘻嘻地笑,祥正感覺如坐針氈,對風娘又氣又惱,牙癢癢的,惱了她不識相,更惱帶頭起哄的毛喜子,也就是毛家的長孫,蹲了三屆班留到了祥正的四年級。當他還在夸張地模仿時,祥正抓起面前的文具合,猛地向他砸過去,卻被毛喜子躲過了,他沖上前來掐住祥正的脖子,倆個人撕打起來。毛喜子這幾年蹲班的唯一好成績就是個頭猛地竄了起來,相對的祥正的個子就小了。撕打的結果顯而易見,祥正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被他輕易壓在地上。 這時,只聽教室外傳來“嗷”的一聲長嘯,風娘飛跑了進來,一把抓起毛喜子,拖到了教室外。風娘雙手把欺負祥正的毛喜子高高地舉向半空,毫不理會他已經被嚇得哭爹喊娘,任憑了他一雙腿在空中亂踢蹬。風娘把他丟到了學校門口的街道里,然后一臉漠然地走開。回轉到了祥正面前,風娘又恢復了一副怯怯的神態,討好地看著他。 祥正明白這就是母愛,即使娘再神志不清,母愛也是清醒的。他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平生第一聲:“娘!” 風娘渾身一震,久久地看著祥正,然后像個孩子似的紅了臉,咧了咧嘴,傻傻地笑了。 那天,他們母子倆第一次共撐一把傘回屋。 (七) 夜里,祥正把這事跟奶奶說了,昂生的娘嚇得跌倒在椅子上,連忙請人去把昂生叫了回來。 昂生剛進屋,一群拿著刀棒的壯年男人闖進屋來,不分青紅皂白,先將鍋碗瓢盆砸了個稀巴爛,滿屋里像發生了九級地震。這都是毛喜子屋里請來的人,毛父惡狠狠地指著昂生的鼻子說:“我屋里兒子嚇出了神經病,現在衛生院躺著。你屋里要不拿出1000塊的醫藥費,看我不一把火燒了你這里的屋子。” 1000塊?昂生每月才掙40塊錢啊!看著殺氣騰騰的毛家人,昂生的眼睛慢慢燒紅了,他用非常陰鷙的目光盯著風娘,一只手飛快地解下腰間的皮帶,劈頭蓋臉地向風娘打去。一下又一下,風娘像只惶惶偷生的老鼠,跑進了死胡同,無助地跳著、躲著,她發出的凄厲的嚎叫聲混合了皮帶抽在她身上發出的那種清脆的聲響,祥正一輩子都忘不了。 鎮子里派出所的所長甘趕來制止了昂生施暴的手。派出所的調解結果是,雙方互有損失,兩不虧欠。“誰再鬧就抓誰!”所長甘臨跨出昂生屋的門檻時,回轉了頭硬邦邦地丟下話。 “算你狠,有得人幫。只是莫要再犯到我手里。”毛家的一幫人氣咻咻的走后,昂生看看滿屋狼籍的鍋碗碎片,又看看傷痕累累的風娘,他突然將風娘摟在懷里痛哭起來,說:“瘋婆姨,不是我硬要打你,我要不打你,這事下不了地,我們沒得錢賠人家啊。” 昂生又看著祥正說:“正兒,你一定要好生讀書考大學堂。你看到了的,要不我們就要這樣被人欺負一輩子啊!” 祥正懂事地點點頭。 (八) 昂生的娘精神氣眼看著一年不比一年。她經過毛家的那一場驚嚇后,患上了一個驚恐癥,夜里總鬧心。 祥正在鎮子里會讀書的名聲是越來越大了。毛家長孫女毛喜妹也越來越出落得水靈。他們同時考取了高中,要到鎮子外20公里的縣上去才有得書讀呢。 暑假,昂生的母親終于耐不住苦夏,抓著祥正的手搖晃:“要好生讀書,考學堂,考學堂啊。” 她在祥正的頻頻點頭中盍然辭世。 祥正跪在奶奶的靈柩前,不抬頭,一味地給前來吊唁的街坊鄰舍磕頭答謝。毛喜妹來的時候,他抬起了頭。 毛喜妹特意換了一身深色的衣服,拿著一塊祭帳布料,遞給管帳的人,而后輕盈得跪了下來,對著祥正奶奶的遺像工整的磕了三次頭。并不起身,掉轉了身子對祥正輕輕說:“我曉得我屋里對不住你們,但我是真心尊重你們一屋人的。還請接受我代表了我全屋里的人對奶奶的祭吊。” 祥正腫了眼圈,注視她良久,點點頭,說:“謝謝你了。回轉去吧。” 三日后,昂生的母親在無風而動的招魂幡子的晃動下,被送上山,落土為安。 風娘出奇的安靜,整個過程中,只一味地攙扶了昂生的手臂,跟隨其左右。 昂生屋里的日子更難了。他依舊在園藝場那邊幫工。主人家主動提出每個月加20元工錢。 祥正跟昂生商量:“爹,我不想讀書了,去學門子手藝。” 昂生眼底泛起一股溫暖的笑意,嘴上卻嚴厲地說:“你忘了你奶奶對你的期望了?莫打別么子想念吧,爹跟鎮上討了人情,鎮長答應去學堂里看能不能適當減免些學雜費呢。你只管安穩讀書。” 鎮長出了面,學校還真減免了祥正一半學費。 祥正開始了住讀的生活。學校學習抓得十分緊了,他很少回家。每周為他送菜的擔子就責無旁貸地落在風娘身上。多是街坊們幫忙炒好了一壇子咸菜,然后交給風娘送來。 鎮子離縣上有20公里的羊腸山路。風娘牢牢地記了下來,風雨無阻。 (九) 祥正時常在想,凡是為兒子做的事,風娘一點兒也不瘋。這是奇跡,除了母愛,他無法解釋這種現象在醫學上應該怎么破譯。 毛喜妹不跟祥正一個班,日常她屋里送了好菜過來,就要樂陶陶地撥些出來,給祥正拿去。 “不要這樣吧,我有菜。”祥正面有難色,生硬地拒絕。 寢室里的同學就起哄:“不吃白不吃哦,留下留下。”有人就上前接過尷尬的毛喜妹手里的菜。 毛喜妹轉身就走。 但下一周,毛喜妹依然把菜送到祥正的寢室來。 轉眼高中的第三個學期到了,又是一個星期天,風娘來了,不但為祥正送來了菜,還帶來了十幾個野鮮桃。祥正拿起一個,咬了一口,笑著問風娘:“蠻甜的,哪來的?” 風娘說:“我,我摘的。” 沒想到風娘還會摘野桃,祥正由衷地夸獎:“娘,您真是越來越能干了。” 風娘嘻嘻地笑了。 臨走,祥正照列叮囑她注意安全,風娘哦哦地應著。 第二天,祥正正在上課,街坊匆匆地趕來學校,把他喊出教室。問風娘送菜來沒有,祥正說送了,她昨天就回去了。 街坊說:“沒有,她到現在還沒回屋。” 祥正心一緊,風娘該不會走錯道吧?可這條路她走了三年,按理不會錯啊。 街坊緊跟著問:“你娘沒說什么?” 祥正說沒有,她還給我帶了十幾個野鮮桃哩。 街坊兩手一拍:“壞了壞了,可能就壞在這野鮮桃上。”催祥正請了假,一同沿了山路往回找。 毛喜妹聽說了事體,也請了假,趕在他們后面跟過來。 路上確有幾棵野桃樹,桃樹上稀稀落落地掛著幾個桃子,因為長在峭壁上才得以保存下來。祥正發現一棵桃樹有枝丫折斷的痕跡,樹下是百丈深淵。 街坊看了看祥正說:“我們到峭壁底下去看看吧!” 祥正說:“你莫嚇我……” 街坊不由分說,拉著祥正就往山谷里走。 (十) 風娘靜靜地躺在谷底,周邊是一些散落的桃子,她手里還緊緊攥著一個,身上的血早就凝固成了沉重的黑色。 祥正悲痛得五臟俱裂,緊緊地抱住風娘,嘶喊:“娘啊,我的苦命娘啊,兒悔不該說這桃子甜啊,是兒子要了你的命……娘啊。”他的頭貼在風娘冰涼的臉上,哭得漫山遍野的石頭都有了回聲。 毛喜妹在山崖上聽見了祥正的哭聲,木然的跪在了地上。 她仿佛又看見端了燈盞的風娘輕裊地飄過她的眼前,是那么美麗,那么神圣。 但一切都在一瞬間被毀滅了。她睜大了驚恐的眼睛注視著屋里的人把風娘戕打于地上,風娘的嚎叫聲越來越細微…… 祥正的爹訇然跪下,懇求她屋里人允許把風娘先背回屋里,倦縮在地上不能動彈的風娘望著她們,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第5篇:我和哆啦A夢的故事(一)

話說哆啦A夢幫助完大雄,回到未來世界,一直閑的無聊。想再次來到地球和地球上的小朋友成為朋友,我有幸被他選中,成為了他的朋友,從此以后,我們之間發現了不少事。

一:地球改造計劃

有一天,我正和哆啦A夢正看電視,電視里的主持人說:“現在地球陷入石油、資源危機,全世界的石油儲蓄量急劇減少,各種資源由于人類的濫用都快沒了,現在聯合國資源專家呼吁大家保護環境,少運用自然資源,以緩解全球的危機,報道完畢。”看完后,我愁眉苦臉地對哆啦A夢說:“怎么辦,如果照怎樣下去,我們地后代豈不是會沒有資源可用了?哆啦A夢,你有沒有可以改善環境的道具?有的話,就快拿出來嘛!”哆啦A夢說:“好,為了地球,為了世界,我拿出來。”說完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地球儀,說:“這是控制地球儀!”“什么?這東西能干什么啊?”我好奇地問,哆啦A夢說:“你看見這地球儀的旁邊是不是有很多按鈕,這些按鈕可以控制全球各地的環境。我來演示給你看!”說完,用手指點了一下地球上的中國,然后按了上面標有森林的按鍵,說:“現在中國增加了很多森林資源,我想這樣的事,電視一定會報道,我們去看一下吧!”我們便看了一下電視,果然,電視臺主持人驚異的說:“不知為什么,中國的森林資源增加了,這是以前從來沒有發生的事情,中國已經派出專家研究,本臺記者報道。”我看了哆啦A夢,說:“不是真的吧,這機器太厲害了,我也要試試!”哆啦A夢說:“可以啊,那些按鈕上全有標是干什么的,你自己去試吧!”我馬上到了那臺機器面前,操作了起來,我把全世界的資源危機都解決了,現在人類再也不用擔心用什么資源危機了!

二:改造人類

一天,我很生氣的走進了我的房間,躺在床上生悶氣。哆啦A夢進來了,看了我這樣,不知為什么,便走到床前,說:“你怎么了?”我生氣地說:“現在的人類,做了一大堆壞事,不斷破壞自然資源,還有很多犯罪,什么事不好就干什么,真是太壞了!”哆啦A夢聽了我說的話也很氣憤,說:“人類真是的,看我怎么改造他們!”“改造?怎么改造啊!”我說,哆啦A夢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時鐘,上面的刻度很奇怪,不想我們平時的時鐘,我們平時的時鐘,上面標的是1、2、3、4······,而這個時鐘上面標的是善良、邪惡、好、壞······,哆啦A夢告訴我說:“這是善惡時鐘,可以控制人的善惡!”我說:“這可能嗎?”哆啦A夢說:“怎么不可能,我們把范圍定在全世界,然后把指針指在善良的位置上,好了!”哆啦A夢邊說邊把指針播在善良的位置上,“現在的人類一定都十分善良,不信你就上街看看,我到了街上,發現人類都互幫互助,再也沒有發生有人犯罪的事了,人類終于變好了!

我和哆啦A之間還發生了不少有趣的事呢,想聽嗎?我們下次再講!

第6篇:一根奇特的鵝毛(吹牛作文)

“新年充滿神秘,快來揭謎底。新年呼喚奇跡,你大聲就可以。新年迎接機遇,五四三二一。新年所有驚喜,我全都送給你。”MP8里面傳出一陣悠揚動聽的歌聲。“對哦!明天開始又是新的一年了!2121年終于到了!”我對著天空開懷地笑,“明天又能收到很多禮物咯!”

“嘀嘀嘀……”QQ上傳來了好友的消息,“秀秀,敬請期待我送你的禮物。很特別的哦!”“是什么?”“不告訴你!”

是什么呢?是2121年的《課堂內外 創新作文》?不,不可能。因為我已經訂了921本《課堂內外創新作文》了。為什么是921本呢?由于22世紀人的思想水平大大的提高,靈感也隨著科學的進步不斷涌出,以至于每個人每一次寫的文章都是精華。所以《課堂內外創新作文》為了將廣大作者的優秀稿件呈獻在讀者面前,每天幾乎都都出版了3本新書。其中,還有51本是關于動物自述而成的。2121年,中國的一個六歲的小孩發明了“自動編錄機”,這個編錄機可以將“動物語言”轉化為“人類語言”,并可直接將語言印成書。是什么呢?是“創星”?要知道在22世紀,發明一個行星幾乎是每個小孩子都能做到的。

“叮鈴鈴……喂!你好!請您明天上午十點鐘到樓下取您的包裹!”“好!謝謝!”

2121年1月1日10時,我準時到樓下領取包裹。只見一個郵遞員乘著飛機從我頭頂飛過。緊接著一個包裹從天而降。“哇!里面裝的是什么?怎么這么重?”我感到奇怪。“來!幫我把包裹拖回家里去!”我對著身邊的機器狗說。回到家里我迫不急待地拆起包裹,拆了一層又一層。突然,我看了白絨絨的一片。是玩偶?不,不是。因為玩偶沒有這么輕。究竟是什么呢?就在這時,一根鵝毛飄了出來。“鵝毛?為什么是鵝毛?是為了突出禮輕情誼重么?”

“主人好!我是你的助理芹芹。”“咦!鵝毛怎么會說話?是朋友新研發的高科技嗎?你能干什么啊”我有點不相信。“不是我夸下海口,我真的是什么都會!”“咦?怎么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我暗地里想。“主人,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的能力?你怎么可以認為我什么都不能做!你心里想什么我都清清楚楚。”芹芹說完便把我未完成的作業給寫完了,而且寫得整整齊齊。“哇!你還有什么能力呢?”突然鵝毛瞬間變成了宇宙飛船,帶我飛向了遙遠的非洲。雖然22世紀的世界改變了很多,科技也進步了不少,但人與人的距離卻越來越遠。因此,非洲依然到處都是貧民。他們都在街頭乞討,可是政府卻無能為力。只見鵝毛輕輕一轉,非洲就變成一個美麗的國家,人人都在瞬間成了億萬富翁。

接著我們來到了火星,當時火星正在鬧“火震”,到處都是廢墟,火星人都四處逃亡。(“火震”其實和我們的“地震”差不多哦!)“看我的!”鵝毛吹了一口氣,火星上就恢復了平靜,一切都變得非常祥和。“咦!剛剛不是‘火震’了嗎?難道是我在做夢!”許多火星人都停止了步伐。

“芹芹,我有一個愿望,你能不能幫我實現?”“你說說看!”“我希望你能改善宇宙的自然環境,現在自然環境最差的就是‘核星’,我們必須阻止‘核星’的大氣污染的擴散。”我歪著頭說。“這個嘛!好,不過你也必須答應我一個要求。等我治理完‘核星’的污水后,你必須好好學習科學知識,為宇宙做貢獻。”說著鵝毛就飛向了核星。轉眼間一個月過去了,可是芹芹還沒有回來。一年后當我重新找到朋友送我的那個包裹時,上面寫著:“當這根鵝毛滿足了你的愿望后,它就會消失。”

“啊!不要啊!還我鵝毛!”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
    《機器人能干什么()作文1000字》最新評論
    pk10北京赛车开奖